In this episode I talk about an article I’ve written (in English) in response to The Sunday Times’ remark that seems to condone, approve and trivialise Prince Philip’s racist “gaffes”.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上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了一个头版新闻,为了纪念已故的菲利普亲王。不幸的是,因为报道这篇新闻的首席驻地记者写了一句非常具有争议性的这样一句话,就把公众的注意力从对菲利普亲王的哀悼转移到了对亚洲人的种族歧视上。

Christina Lamb 在关于菲利普亲王的封面故事的第三段中写道:”菲利普亲王是英国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王室成员–他常常是个老顽固的形象,用狭长的眼睛这样的口误冒犯他人,即便在暗地里我们还是相当喜欢这些口误的。“

“狭长的眼睛 “是指1986年的一个事件,当时菲利普亲王对一个在中国学习的英国学生说了了蛮有争议的这样一句话,他说:”如果你在这里待久了,你会带着狭长的眼睛回家的。”

菲利普亲王在1986年说的这一句话,我相信大家都同意,是有种族歧视的含义的。但是过去那么久了,也不必刻意的去追究这句话。相反,正是Christina Lamb在2021年说到的“即便在暗地里我们还是相当喜欢这些口误的”这句话,怎么读都让人感觉不舒服。我对于这句话,以及《星期日泰晤士报》其他员工(包括其总编辑)的回应,进行了一些语言分析,也提出了一些问题和顾虑。已经发表在我的网站上了,在Blog那一栏下面。因为是分析英国报纸用英文写的新闻,我就直接用英语分析了。在这儿就不重新都翻译一遍了,就高度概括一下我写的内容吧。

首先,先说一下我写这篇文章的意图吧。

我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想试图促进新闻界的问责制度,也让大家可以从一个批判性的思维方式来看这一事件。

那就简要的说一下我的一些困惑吧:

  • Christina Lamb能写出这样的话,Emma Tucker,作为编辑,对这篇新闻文章的认可,以及《星期日泰晤士报》的其他员工试图淡化种族歧视的言论,这一切是否表明英国社会仍然存在制度性、结构性和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呢?
  • Christina Lamb所提到的暗中喜欢这些口误的 “我们 “,到底是谁?
  • 暗中享受这些 口误难道不是在某种程度上对这些口误的认可吗?Christina Lamb把这种暗中喜欢带到台面上来,不就成了一种公开的认可了吗?
  • 《星期日泰晤士报》表示他们原来的意图并不是对这个言论的认可,那他们是否是在暗示有可能认可菲利普亲王在种族和社会经济方面的其他所谓的口误呢?
  • 《星期日泰晤士报》的回应中是否有指责受害者的成分?
  • 《星期日泰晤士报》,特别是Christina Lamb,是否是在表演反歧视的观点而并没有言行一致?

我试图用了一个问问题的方式来激发读者批判性的思维,而不只是一个劲儿的传播我自己的想法。

但是如果你问我:制度性、结构性和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存在吗?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以我自己的亲生经历而言,我认为是存在的。从小到大,从我10岁,能听懂英文的时候开始,走在路上就有人冲着我喊各种歧视的口号或语言,那些chinky什么的话,不同版本的东西,都听过很多很多遍了,已经麻木了。

在英国,我感受到的是:一方面表示很欢迎移民、很欢迎外来人口,另一方面又总是有很多的间接性的歧视和偏见。就像这个新闻,她完全可以写成:”菲利普亲王是英国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王室成员–他常常是个老顽固的形象,也时常出现口误的情况,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很欣赏、很尊重菲利普亲王。“ 但不,她非要举“狭长的眼睛“这个例子,还要补充一句她和其他人在暗地里都还“相当喜欢这些口误“。为什么呢?是吧?

不同的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包括长相,包括口音)所以为什么不能多一些包容和接受,少一些偏见、歧视和无聊的评论呢?

如果大家喜欢这篇英文文章,欢迎大家分享给周围的朋友或家人。当然,也欢迎大家表达自己的想法。

那好,那我们下期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