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is episode, I examine some lyrics from Jay Chou’s “Qing Hua Ci” and briefly discuss some interesting points about China’s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 could it have been taken from another country? Let’s have a look.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我敢打赌,大家都听过周杰伦的歌,至少知道周杰伦这位歌手。周杰伦不是有一首,叫《青花瓷》的歌嘛。给大家放一段。

歌词是方文山写的。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其实周杰伦很多的歌都是方文山写的词,他们两个的关系也算是挺浪漫的了,绯闻也不少,bromance的那种浪漫哈,好哥儿们那种,别误会了。但是我们不是来八卦的,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上网查查。

跟这首歌有关的另一个有趣的一点是《青花瓷》的歌词曾出现在山东省高考基本能力测试考题中、江苏省高考的政治科目中、山东省的考题也曾经借着《青花瓷》歌词,考查中国瓷器的悠久历史,还出现在武汉市一所中学的月考中,题目是默写歌词。都出现在考题里了,而且还是不同领域的考题,有政治、有历史、有文艺类型的,所以这首歌的文化含量和潜力显而易见。

那我们就看看歌词吧,“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应该是大家熟知的,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句歌词…的后一段。我最喜欢的是前面那句,”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

先说说“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吧。据说,它出自一段传说。北宋徽宗皇帝梦到了雨过天晴,他对那种颜色非常喜欢,就给烧瓷工匠传下旨意,用这个颜色做瓷器。这就是宋瓷中的汝窑。这是另一种瓷器,和青花瓷其实没有什么关系。皇帝本来说的是雨过天晴,方文山却把它倒过来,变成天青等烟雨,两个都是因果关系,但是雨过天晴这个成语,大家都听过上万遍了,没什么意思了。但是我等你就像天青色在等烟雨一般,这个画面新鲜,有趣,也保留了整首歌的那种神秘感,很好。

所以,方文山把这个传说借过来,放在青花瓷这首歌里,虽然放在青花瓷的歌里不是很准确,但是听起来很浪漫,很有感觉,所以就原谅他了。

那再说说我喜欢的那句,“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其实呢,汉隶从未刻在青花瓷瓶底。所以,没有伏笔,能不能遇见就更是不知道了。知道真相之后我的心都碎了。说好的浪漫呢,说好的我等你呢?开玩笑的哈,我还是会破例把汉隶刻在青花瓷瓶底,等你。

还有那句,“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大家都猜到了吧,宋体落款从来就没有出现在青花瓷上。

还有“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大家不要被骗了,牡丹…确实出现在瓶身上。牡丹是从元代1271年到1368年之间开始出现的,那个时候,青花瓷已经成熟了,最大的特点就是构图丰满,包括历史人物、龙凤、鸳鸯、牡丹、莲花等等。

最初,青花瓷是在唐代的时候开始制作,瓷器都是小型的,碗啊、罐啊、盖啊等。一般都是花草纹,其中花草纹又分两大种类,一类是典型的中国传统花草,比如石竹花、梅花等小花朵,更为常见;另一类是在菱形等几何图形中夹着散叶纹,这是典型的阿拉伯图案纹饰。从这一点就看得出来,唐青花瓷器主要是向国外销售。

唐代之后,青花瓷走向了衰退,直到元代。元代的时候突飞猛进。那个时候,元代的蒙古人从中国内蒙古一直走到欧洲。有意思的是在波斯,也就是今天的伊朗一带,发现了一种画在瓷器上的原料叫“苏麻离青”。中国自己土产的瓷器上,蓝色颜料会比较灰暗,跟苏麻离青相比,效果差很多。其中的原因是中国原料里含锰比较多,而伊朗出土的原料含锰比较少,所以颜色烧制之后特别清亮。

发现这个之后,蒙古大军就让中国瓷匠和伊朗的陶工互相切磋,中国就开始采用伊朗当地的钴料,之后烧制成如今流传于世的、美丽的青花瓷。

所以呢,虽然刚开始讨论的是周杰伦的歌,用那个做一个铺垫,但是这一期我真正想说的不是周杰伦的歌。一首歌毕竟是一个艺术品,也不用太纠结于那些不符青花瓷制作的细节,但是知道这些细节也是另一种乐趣吧。我真正想说的是和伊朗的“苏麻离青”有关,无论某种文化在哪里起源,当它和其他文化相遇、相知、互相学习,最后才能形成更完美的新的文化。让原有的文化更丰富

好吧,这一期就先到这儿,我们下期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