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New Year! In this episode, we catch up on what has been happening in Xi’an in terms of covid prevention measures.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好久不见,新年快乐。

我们再重启一次吧,今年我想尝试一下每两周上传一次,看看怎么样。

新年呢,我们往往有很美好的愿望,未来似乎有着触手可及的幸福。但是对一些人来说,却是充满着痛苦和悲伤。今天想说的一件事儿是最近西安封城的情况。

先说说西安的总体情况吧。在最新一轮的疫情爆发下,西安采取了紧急强制措施,也就是封城,全市1300万居民被强制要求留在家中。12月23号零点起,西安开始封城,非重点封控小区每家可以两天出去一个人,去采购生活物资。27号,防控措施突然加码,取消两天一采,彻底不让居民出门,只有去做新冠病毒检测的时候才能出门。西安这次的封城引发了各种与防疫措施相关的问题,包括粮食供应不足、检疫人员与民众冲突等事件。

有一些居民在午夜时分被检疫人员强制从家里赶走,被送往隔离地点,因为该小区在新冠病毒检测的过程中已经发生了交叉感染。一些人表示,他们被留在巴士上等候数个小时。也有一些人发了隔离点的照片,环境十分简陋,非常冷。很多人质疑是否有必要转移,因为居民已经在家隔离了大约两周了。还有一个视频显示一名男子因为离家买蒸馒头而被检疫工作人员殴打。也有不少评论提到,隔离措施让很多女性无法得到卫生巾等基本生活用品。

这些已经很夸张了,但是更夸张的是所谓的“铁人三项”。也就是西安封城后三名城内人员出逃的事儿:徒步越秦岭、单车赴淳化、寒冬渡渭河。听起来好像一首诗。

这是我在网上一篇文章里看到的,这份文章的头条是:《百姓的悲哀:为什么有人不惜违法、冒死也要逃离西安?》

是啊,为什么呢?

徒步越秦岭指的是一位31岁的男子从咸阳机场出发,进入秦岭山区,为了躲避疫情防控,步行八天八夜,100多公里穿越秦岭。沿途躲避村镇疫情检测卡点检查。12月24日,进入宁陕县的一个小村庄里,被村民发现后报警,最终被控制隔离。

铁人自行车,说的是另一位老兄在12月22日下午得知西安即将封控的消息之后,当晚直接骑了一辆共享单车,从西安的一个小区出发夜行10个小时,在零下十多度的天气下,顶风上坡连续骑了一百多公里,沿途还躲避疫情防控检查,最后把自行车丢弃在路边后,绕道进入淳化县境内,结果没能过关,被处以200元罚款。

28日大约8点的时候,另一位后来被称为“游泳哥”的李大哥,想回老家,在途径渭河大桥时,由于桥口被封,他一咬牙,决定冬泳。这可是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下,他估计游了800多米。

为什么要这样呢?就是为了回家。大家都知道,中国在隔离、封城这方面管得很严。这是为了上万人的健康和安全,但却是穷人的无奈和悲哀。

徒步越秦岭这个小伙说他租住在咸阳机场附近的一个小地方,摆摊卖衣服挣钱。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生意很差,没有积蓄。12月16号听说要封城,考虑到自己在西安无房无钱,感觉还是回老家隔离好一点。对于无数在城里打工的底层人来说,生计艰难, 没有五险一金。他们吃10块钱的面,租个小单间儿,省吃俭用,就是为了存些钱。但是一旦封城,没有收入又没有存款,别说生活了,如何生存下去都是个问题。

情况呢,就是这样。生活嘛,充满了幸福的时刻,但是时不时的也充满了无奈。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开心、健康。我们下期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