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h The Story of Ah Q and Forrest Gump are representative of the zeitgeist at the time of their publication. In this episode, I go through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story of Ah Q and Forrest Gump. Enjoy!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今天我们来看看阿Q正传和阿甘正传吧。阿Q正传是鲁迅1921年时写的一个中篇小说,描写了一个一无所有,连姓名都被人遗忘的故事。故事里他被称为阿Q。这篇小说批判了当时中国社会的封建,保守,庸俗,腐败等社会特点。

阿甘正传呢,就是Forrest Gump。是一部1994年上映的电影,关于美国梦。阿甘代表着无数心怀伟大美国梦想却又似乎无力实现的普通民众的缩影。代表着如果一个人努力工作,就能实现她/他的目标,提高她/他的生活地位。

阿Q和阿甘的基础情况极为相似。他们生活在极度挣扎的环境里,在最初的境遇里,身边的人几乎都可以欺负两人。但是为什么一个人成了百万富翁,另一个人却被砍头了呢?

就从两人的自我认知说起吧。两人面对周边人的嘲讽和欺负的态度截然不同。阿Q经常向小伙伴们吹嘘,自己家之前也是很有钱的,他又对着小尼姑说:“和尚摸得,为何我就摸不得”?然后他还和众人说,自己先前也姓赵。但是因为赵太爷的一巴掌,阿Q从此再也不敢认祖归宗了。明显有点自作聪明,还很怂。

阿甘面对众人的嘲讽,从来没有带着情绪和愤怒做无谓的抗争。在很小的时候阿甘就听从了好友Jenny的建议,有人欺负他的时候,他就一直跑。从最开始的时候,阿甘就没有把逃跑看作是耻辱的,反而阿甘认为这是他人生中一种变相的胜利。因为阿甘明白,自己和别人还是有些不同的。所以阿甘对自我的认知,是有自知之明的。

阿Q更是自卑吧,他所谓的“精神胜利法”背后渴望的更多的是大家改变对自己的看法。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自我生活的提高,而是希望满足内心中的虚荣。他想要获得众人的肯定。结果是让自己有怨恨,还记仇。听说了革命党后,他就开始盲目的追随革命党。但是他的目的并不是因为他相信革命,而是要复仇,去打击那些伤害过他自尊心的人。最终,阿Q的“精神胜利法”使他陷入困境,迷失了自己。当要被砍头的时候,他还想着唱两句戏文,以至于保住自己的颜面,却不知道,他的一生已经在他自己的小聪明中荒废了。

阿甘的想法就简单多了,他虽然智商不高,但是他对生活有自己的看法。他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的争取他坚信的目标。阿甘不懂得表现自己,即使他在被总统会见之后,即使在他获得了功勋章被别人嫉妒的时候,他依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他依然用一种平静的态度,去对待生活,他依然知道生活中什么才是对他最重要的。他很少纠结那些小时侯追打他的小伙伴,也不过分纠缠自己的情敌。他不但不记恨还懂得感恩。他懂得感恩他的母亲、战友、朋友。阿甘与阿Q相反,在迷茫中找到了自己。无论最终成功与否,阿甘总是坚持自己,实现自己,潜移默化中,实实在在的实现了“精神胜利法”,改变了世界对自己的看法。

我们身上既有阿Q的缺点,也有阿甘的优点。如果从开始我们就活在别人的眼光里,那么人生往往是迷茫的,疲惫的。而且这种迷茫和疲惫,也自己控制不了的。所以我们首先要肯定自己,认识自己,然后满足自己、相信自己。

希望大家可以带着这样的正面思想,面对接下来的一周。那好,我们下期见。

In this episode, I go over how language can shape someone’s pattern of speech and why this can lead some people to think Chinese people are rude. I then go through some major translation incidents.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一个国家的语言会影响一个人的表达方式。

大家在学习中文的过程中应该已经发现了,中文的表达方式非常的直接。拿一个简单的例子吧,你喝水吗?直译成英语就是You drink water? 同样的问题,英语的表达方式就会更委婉:Would you like to have some water?

那大家想一想,当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没有去过什么国际学校,没经常去外国旅游,他们学英语的时候,当然就会用自己讲中文的逻辑去讲英文。但是,在土生土长的西方人耳中,这就变成一种不礼貌还很奇怪的表达方式。听起来很冲,是吧。误会从这儿就开始了,然后一直蔓延。

那我们跳到国际层次上呢,问题就更大了。

中国人可能爱说“和为贵”,有些西方人可能会认为这个“和”不是“和平”的“和”, 而是零和游戏。零和游戏源于博弈论,意思是在严格竞争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如果这么理解的话,“和为贵”就不是坚持和平了,而意味着竞争、甚至战争。挺吓人的。

说一个真是的例子吧,《华尔街日报》在2020年6月份的时候,出了一份报道,是跟任正非的一个采访。在采访中,任正非说出一句“杀出一条血路”。如果大家不知道的话,任正非是华为的创始人,以这个为大背景,大家认为任正非说出的“杀出一条血路”是什么意思呢?

《华尔街日报》把这句话翻译成了““surge forward, killing as you go, to blaze us a trail of blood”,如果我们再翻译回中文,这句话是“一路杀人,血流成河”。这有点夸张吧,华为的创始人要一路杀人,血流成河?怎么回事儿。

其实呢,“杀出一条血路”,他实际的意思是“从困境中打开一条出路”。“从困境中打开一条出路”到“一路杀人,血流成河”,这差别还是蛮大的。

另外一个更严重的例子是,美国国家情报总监John Ratcliffe,2020年12月份的时候,公开声称,“中国正在对200万人的军队进行基因编辑,以此制造‘超级生化战士’”。他为什么这么说呢?

是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句口号,也就是“继承红色基因,建设世界一流军队”。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红色基因指的是什么吧。不就是共产党么,哪来的什么基因编辑、超级生化战士。

其他一些比较容易被人误解的说法包括什么“速战速决”、“人民战争”、“打好组合拳”这样的词汇。表面上听起来可能比较猛烈,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只是一种说法而已,就像英语里的flogging a dead horse。

当这种说法被西方媒体直译过来,种种误会都会产生。对中外关系也会有一定的影响。

如果大家看到了其他类似的例子,也可以分享一下,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那好,今天就到这吧,我们下期见。

In this episode, we briefly and speedily run through the very interesting Cypriot history.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这周咱们来看看塞浦路斯的历史吧。公元前几百年的时候,塞浦路斯是一个很富有的国家,拥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和发达的对外贸易。这当然就被其他国家看上了,条件这么好是吧?所以就一再被其他国家侵略,比如亚述、波斯、罗马、阿拉伯人等等。1191年的时候,英国国王Richard一世占领了塞浦路斯,后来转让给了圣殿骑士团。经过了一系列事情之后,在1489年,塞浦路斯落入了威尼斯手中。

1571年呢,塞浦路斯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征服。1878年,英国又插一脚进来,怎么回事呢?就是在俄土战争期间,也就是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战争期间,土耳其为换取英国帮助,在1878年 6月跟英国签订了一份协议,同意让英国接管塞浦路斯的行政权。1914年土耳其站在德国一边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正式宣布兼并塞浦路斯。

英国占领塞浦路斯后,塞浦路斯正教会开始进行“意诺西斯”运动,争取与希腊合并。土耳其族人则要求将塞浦路斯归还土耳其。英国先是镇压了塞浦路斯人民反对殖民统治的斗争,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意诺西斯运动出现新高涨。土耳其呢则要求分治。

1955年以后,希腊、土耳其两族矛盾激化,发展为武装冲突。1959年2月,希腊、土耳其两族和英国、希腊和土耳其签订了《苏黎世-伦敦协定》。该协定规定:塞浦路斯独立,希腊、土耳其两族享有平等的政治权利。1960年 8月16号塞浦路斯共和国宣告成立。同年 9月塞浦路斯加入联合国。

塞浦路斯独立以后,两族矛盾有增无减。即便进行过多次会谈,仍然无法解决分歧。1984年5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关于塞浦路斯问题的 550号决议,呼吁尊重塞浦路斯的独立、主权、领土完整、统一和不结盟。塞浦路斯政府奉行中立和不结盟的外交政策。

虽然从政策的角度看,塞浦路斯似乎达到了和平的点。但是,实际上呢,希腊和土耳其两族在塞浦路斯的情况仍然很紧张。打个例子吧,我们在塞浦路斯的时候去租车嘛,那租车公司就跟我们说,我们可以把车开到被塞浦路斯,也就是由土耳其族为主的地盘,但是我们的保险并不包括任何在北塞浦路斯发生的情况。所以,看得出来,北塞浦路斯和南塞浦路斯的关系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的和平。

之前对这些一点都不了解,但是了解之后,觉得塞浦路斯的历史实在是太丰富了。当然,有很多细节我是直接跳过去了的,如果大家想进一步了解的话呢,可以上网查一查。或者我们以后有机会再深入的了解一下。

那好,那我们下期见。

Since it’s the lunar new year coming up and it will be the year of the tiger, I thought it would be interesting to explore the Chinese idiom: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Happy Year of the Tiger!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又到春节了。先祝大家虎年快乐。有属虎的听众吗?听说,虎年出生的人都很独立,自尊心很强,喜欢单独行动,不太合群,喜欢做保护者的角色,但是容易急,所以容易误事,是真的吗?

说实话,从十二生肖看性格,我不太信,但是偶尔读一读也挺有意思的。

既然是虎年,我们就来看看一个跟虎有关的成语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是一则来源于历史故事的复句成语。它出自于《后汉书·班超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如果你不敢走进虎穴,就捉不到小老虎。大家可能也能猜到它其实是比喻如果前方有危险,如果不亲自体验险境,又何能取得成功?如果不去实践,怎能知道真相?

这句成语呢,它背后是这么一个故事。东汉时期哈,汉明帝派班超和三十六名勇士去鄯善国去联络感情。起初,鄯善王很有礼貌,款待班超和这三十六名勇士,但是随后,匈奴使者也来了,对鄯善王说了很多汉明帝的坏话。鄯善王有点信了,就对班超这些人的态度冷了下来。班超想了想,如果鄯善王把他们交给匈奴人,他们一定不会活着出去。但是如果真的跟匈奴人打起来,班超手下只有三十六个人,远远少于匈奴人,胜算也不大。

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说道,“若不进入老虎洞,就不能捉到小老虎。事到如今,只有一计可行,我们趁着黑夜,用火攻击匈奴使团,让他们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这样他们必会非常震惊,我们也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消灭。消灭了这些敌人,鄯善王就会吓破了胆,我们也就大功告成,功业也得以建立了。”

果然,班超赢了,打败了匈奴,鄯善王决定靠向汉朝一边,汉明帝知道这一切之后,也非常欣赏班超的胆色气节,开始重用他。

所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这么来的。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也可以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那好,春节快乐,我们下期见!

Happy New Year! In this episode, we catch up on what has been happening in Xi’an in terms of covid prevention measures.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好久不见,新年快乐。

我们再重启一次吧,今年我想尝试一下每两周上传一次,看看怎么样。

新年呢,我们往往有很美好的愿望,未来似乎有着触手可及的幸福。但是对一些人来说,却是充满着痛苦和悲伤。今天想说的一件事儿是最近西安封城的情况。

先说说西安的总体情况吧。在最新一轮的疫情爆发下,西安采取了紧急强制措施,也就是封城,全市1300万居民被强制要求留在家中。12月23号零点起,西安开始封城,非重点封控小区每家可以两天出去一个人,去采购生活物资。27号,防控措施突然加码,取消两天一采,彻底不让居民出门,只有去做新冠病毒检测的时候才能出门。西安这次的封城引发了各种与防疫措施相关的问题,包括粮食供应不足、检疫人员与民众冲突等事件。

有一些居民在午夜时分被检疫人员强制从家里赶走,被送往隔离地点,因为该小区在新冠病毒检测的过程中已经发生了交叉感染。一些人表示,他们被留在巴士上等候数个小时。也有一些人发了隔离点的照片,环境十分简陋,非常冷。很多人质疑是否有必要转移,因为居民已经在家隔离了大约两周了。还有一个视频显示一名男子因为离家买蒸馒头而被检疫工作人员殴打。也有不少评论提到,隔离措施让很多女性无法得到卫生巾等基本生活用品。

这些已经很夸张了,但是更夸张的是所谓的“铁人三项”。也就是西安封城后三名城内人员出逃的事儿:徒步越秦岭、单车赴淳化、寒冬渡渭河。听起来好像一首诗。

这是我在网上一篇文章里看到的,这份文章的头条是:《百姓的悲哀:为什么有人不惜违法、冒死也要逃离西安?》

是啊,为什么呢?

徒步越秦岭指的是一位31岁的男子从咸阳机场出发,进入秦岭山区,为了躲避疫情防控,步行八天八夜,100多公里穿越秦岭。沿途躲避村镇疫情检测卡点检查。12月24日,进入宁陕县的一个小村庄里,被村民发现后报警,最终被控制隔离。

铁人自行车,说的是另一位老兄在12月22日下午得知西安即将封控的消息之后,当晚直接骑了一辆共享单车,从西安的一个小区出发夜行10个小时,在零下十多度的天气下,顶风上坡连续骑了一百多公里,沿途还躲避疫情防控检查,最后把自行车丢弃在路边后,绕道进入淳化县境内,结果没能过关,被处以200元罚款。

28日大约8点的时候,另一位后来被称为“游泳哥”的李大哥,想回老家,在途径渭河大桥时,由于桥口被封,他一咬牙,决定冬泳。这可是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下,他估计游了800多米。

为什么要这样呢?就是为了回家。大家都知道,中国在隔离、封城这方面管得很严。这是为了上万人的健康和安全,但却是穷人的无奈和悲哀。

徒步越秦岭这个小伙说他租住在咸阳机场附近的一个小地方,摆摊卖衣服挣钱。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生意很差,没有积蓄。12月16号听说要封城,考虑到自己在西安无房无钱,感觉还是回老家隔离好一点。对于无数在城里打工的底层人来说,生计艰难, 没有五险一金。他们吃10块钱的面,租个小单间儿,省吃俭用,就是为了存些钱。但是一旦封城,没有收入又没有存款,别说生活了,如何生存下去都是个问题。

情况呢,就是这样。生活嘛,充满了幸福的时刻,但是时不时的也充满了无奈。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开心、健康。我们下期见。

In this episode, we talk about the City of Ghosts. It sounds fictitious but it very much exists! Where is it? And why is it known as the City of Ghosts?? Let’s find out! 

In this episode of Chinese Colloquialised, we talk about the City of Ghosts. 魔鬼城为什么叫魔鬼城?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终于回来了哈。前一阵子休假然后忙着写毕业论文又搬家,就耽误了录播客。在此期间呢,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最近Emma Raducanu 赢了美国的网球赛嘛。我也看了,非常非常精彩。不过呢,这一期,我想讲一个别的故事,就是魔鬼城。

魔鬼城,它的意思就是魔鬼出没的地方嘛。听起来像个虚拟故事,是不是?但是它确确实实存在。魔鬼城,又称乌尔禾风城,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从远看,真的是壮观啊。想想,周围一片虚无,十分的安静,脚下全都是干裂的黄土。中间有着山丘,多年来,这些山丘被风吹成了形状怪异的建筑物。有的像杭州钱塘江畔的六和塔,有的像北京的天坛,有的像埃及的金字塔,有的像柬埔寨的吴哥窟,有的像雄鹰展翅。各种各样的形状都有。

这个地方呢,有这样的一个传说。传说啊,这里原来是一座雄伟的城堡,城堡里的男人英俊健壮,城堡里的女人美丽善良,城堡里的人们各个勤于劳作,过着丰衣足食、无忧无虑的生活。然而,伴随着财富的积累,邪恶逐渐占据了人们的心灵。他们开始变得沉湎于玩乐与酒色,为了争夺财富,城里到处充斥着尔虞我诈与流血打斗,每个人的面孔都变得狰狞恐怖。天神为了唤起人们的良知,化作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来到城堡。天神告诉人们,是邪恶使他从一个富人变成乞丐,然而乞丐的话并没有奏效,反而遭到了城堡里人们的辱骂和嘲讽。天神一怒之下把这里变成了废墟,城堡里所有的人都被压在废墟之下。每到夜晚,亡魂便在城堡内哀鸣,希望天神能听到他们忏悔的声音。

传说是这样。事实上,这个地方就在风口,四季狂风不断,最大风力可达10-12级。风声在山丘中穿梭回旋,确实也像狼嗥虎啸的声音。在月光惨淡的夜晚,确实也有些恐怖。

但是,更神奇的是,据官方考证,如果我们回到200万年前。200万年前哈。这里曾经是一个很大的湖泊,湖岸生长着茂盛的植物。经过两次大的地壳变动后,湖泊变为一片广阔的沙漠,遍布着沉积岩和变质岩。经过千百年的风吹雨打,地面形成了深浅不一的沟壑,裸露的石层被狂风雕琢得奇形怪状,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魔鬼城。

当地蒙古人将此城称为“苏鲁木哈克”。维吾尔人称之为“沙依坦克尔西”,意思是“魔鬼城”。所以魔鬼城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由于这里景致独特,许多电影都把魔鬼城当作了外景地,比如奥斯卡大奖影片《卧虎藏龙》等等。越来越多的游客也来到这里旅游、探险。

所以这个地方从多方面看都很有意思,也很独特。就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那好,那我们这一期就到这儿。我们下期见。

In this episode, we have a look at how Tencent was and is viewed by its partners and competitors, including how Tencent went from being a public enemy to being the favourite.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我这一周考试,所以这一阵子一直在忙着复习和考试的事情,上一期确实录了一个节目,但是实在没有时间剪辑,所以就没来得及上传,那我就把上一期的节目搬到这一期吧。其实就是一切从简,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读到的一篇挺有趣的一个新闻报道。这是在约时报上发表的,那我就给大家读一下吧。

它的标题是从《中国互联网业头号公敌到“腾讯爸爸”》。大家猜到了哈,是关于腾讯的一篇文章。

好,我们开始。

在创办了名为“美团”的Groupon式电商服务几个月后,王兴发现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也开始做类似的业务。

“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他问道。

王兴的这句话被放在2010年一篇关于腾讯的杂志文章篇首,文章带脏字的标题也出了名,以至于刊出后不久两名高级编辑被解雇。杂志封面上是腾讯的吉祥物——一只胖乎乎的企鹅,戴着红围巾,身上插着几把刀子,血流如注。

看上去是很夸张,但在当时,腾讯被中国科技产业视为头号公敌。这家公司会毫不犹豫地剽窃他人的创意,让初创公司活不下去。公司的高管在产业大会和媒体采访中屡遭质问。创业者们称它是业内最厚颜无耻的抄袭者。

十几年过去了,中国政府终于开始收紧该国最强大科技公司的缰绳——但这不包括腾讯,至少现在不包括。这家公司是被罚了一点钱,但政府的注意力主要在腾讯的对手、马云的阿里巴巴帝国。下一个目标?也许是腾讯曾经的对手美团。

只有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知道究竟为什么腾讯至今没有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不过,作为中国最大、最具实力的科技公司,它在胜负上有着过多的决定权,也许最终还是会被盯上——可能也应该被盯上。

但是其中一个原因也许是,如今业界不再大声疾呼打倒腾讯。事实上,腾讯在很多方面已经成为产业最大的、也是最具资金实力的啦啦队员。通过向小企业投入资金,收购竞争对手,而不是把它们逼上绝路,这家公司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形象。

不再是头号公敌的腾讯,现在是一个不断扩张的科技帝国的开明君主。中国互联网产业有相当一部分属于所谓的腾讯生态系统。这其中包括成百上千家腾讯投资的公司,王兴的企业就是其一——腾讯现在是美团的第一大股东,持有21%的股份。(美团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当腾讯抄袭的时候”,中国的科技公司没有倒下来,一篇被热转的博客写道。“当腾讯把支票递过来后,他们便失去了抵抗的意志,纷纷投诚。”

腾讯与许多业界参与者保持的融洽关系,可能给公司带来了不少益处。但它仍然会抑制竞争,最终伤害到中国的10亿互联网用户。

“阿里和腾讯都掌握大量资源,”北京的技术顾问尹生说。“如果他们作恶的话危害都会很大。”

腾讯拒绝对本专栏置评。该公司曾表示会投资高质量和创新性公司,并且拥抱公平竞争。

很少有技术投资者和高管会公开谈论这两家公司。但即使是在私下对话中,当我收起笔和本子时,我听到了很多关于阿里巴巴如何对待它所投资的公司以及来自使用其平台的商家的抱怨——对此阿里巴巴做出了强烈否认。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同一拨人经常将腾讯及其创始人描述为正派、谦逊和举止得体。

这些友善的部分是出于业务需要。融洽的关系有助于巩固腾讯在中国的影响力。

腾讯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在许多层面上,它是真正的垄断者。它在中国发挥的影响力是Facebook、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梦寐以求的。

腾讯是一个大型娱乐平台。它是全球最大的网游公司,拥有Riot Games和英佩游戏(Epic Games)的股份。它还拥有中国最大的网络视频、音乐和网络文学业务。

腾讯是风险投资者。根据上海研究公司胡润百富的数据,2020年,就其投资的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数量而言,它仅落后于硅谷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根据它自己的说法,它已投资了800多家公司,其中包括Snap的12%股份和特斯拉(Tesla)的5%。相比之下,美国最活跃的企业风险投资部门、前身为谷歌风投的GV投资了500多家公司。

最重要的是,腾讯是一个平台运营商。它运行微信,一款具有社交媒体和金融服务功能的移动消息应用程序。是微信业务让这个公司注重与其他公司交好。

微信需要其他公司来保持其10亿用户对这款应用的粘性。微信本身就像一个操作系统和一个应用商店,它允许用户运行由其他公司创建和运营的小程序。这些用户可以使用微信的支付系统进行购买。特斯拉、爱彼迎(Airbnb)和星巴克(Starbucks)都有自己的微信小程序。大多数中国主要网站也是如此——除了那些被微信禁止的网站。

这就是腾讯在行业内的良好关系变得重要的地方。关系友好的公司为微信开发小程序。腾讯投资中国的网约车和共享单车公司是因为他们的用户支付频繁,腾讯希望他们使用微信支付。

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常说,腾讯一半的生命掌握在其投资的公司和合作伙伴手中。“你成长起来了,我们也成长起来了,你失败了我们这个平台也失败了,”他在2016年的一个电视谈话节目中说道。

这掩盖了腾讯与许多受它影响的小公司之间巨大的权力不平衡。拼多多的创始人黄峥在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暗示了这一点,他在采访中抱怨微信拒绝帮助审查针对其购物平台上有假冒商品的指控。

“因为我死了腾讯不会死,”他说,“腾讯有千千万万个儿子。”

无论腾讯的行为多么得体或谦虚,它都是一个巨大的企业集团,去年的利润为24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用于投资。胜负由它来决定,但胜者并不总是业界最好的,从而损害了创新和效率。

它限制用户访问其他产品和服务。微信不允许用户分享阿里巴巴的网上市场淘宝上的商品链接,或TikTok的中国姊妹公司抖音上的短视频。**(**其他平台也会屏蔽腾讯的服务。)2019年1月,当三个社交消息应用推出时,它们立即在微信上被屏蔽。

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带来了一家公司自力更生的可能性。在早期,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为了阻止腾讯的进犯,收了它的一笔小额投资,但拒绝建立更紧密的联系。针对腾讯将在2016年投资字节跳动的传闻,张一鸣写道,他创办字节跳动并不是为了成为腾讯员工。他贴出了歌曲《要么做大,要么回家》(Go Big or Go Home)的歌词。

字节跳动的自力更生得到了回报。它现在价值近4000亿美元,拥有一些极受欢迎的网络内容应用,包括第一个成为全球现象的中国互联网产品TikTok。

腾讯讨好的不只是这个行业。长期以来,它也一直试图接近政府。与有时桀骜不驯的阿里巴巴相比,腾讯长期以来一直公开强调愿意全面遵守规章制度。

“现在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多地了解政府关心的是什么,社会关心的是什么,并且更加合规,”腾讯总裁刘炽平在1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腾讯高管在电话中六次使用“合规”一词。

今年4月,该公司表示将在绿色能源、教育、乡村振兴等习近平主席最喜欢的主题上投入78亿美元。在网络评论员洪波看来,腾讯是在自保。

他说:“就是从经营安全的角度你必须得看起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The New York Times 《从中国互联网业头号公敌到“腾讯爸爸”》

好,这篇文章到这儿就结束了。其实如果仔细看的话,这篇文章里有一些细节是值得我们更深入地讨论一下的。我也知道大家很有兴趣可以在线上一起讨论一些话题呀,或者是讨论一下新闻报道。

我现在把日期定在6月27号了,我们可以来个线上讨论会,然后我用的平台是Eventbrite,只限定了每一个时间段,最多5个人。因为大家都是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嘛,所以我找了2个时间段,是尽可能照顾大部分时差的。但是有一些国家可能这个时间还是不太完美。这样吧,大家尽量先把票买好,至少我知道人数是多少。如果没有买到票的话,或者是这个时差对不上的话,还请大家给我发个邮件什么的,我在下个月的活动之前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调整一下。

那好,那我们下期见。


Eventbrite Tickets:

In this episode, we borrow the plot from the TV series 《小舍得》to explore China’s junior to high school education culture.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内卷

开始之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我看最近在中国用的比较多的一个词,叫:内卷。这跟我们接下来要讲的有一点关系。这是网语哈,一种slang。它的本意是指人类社会在一个发展阶段达到某种确定的形式后,停滞不前或者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

那这个网语呢,最早来源于几张名校学霸的图片。

大学生们刷爆朋友圈的几张“内卷”图片是这样的:有的人骑在自行车上看书,有的人宿舍床上铺满了一摞摞的书。这些图片最早在清华北大的学霸之间流传。之后,“边骑车边看电脑”的“清华卷王”等热门词语登上热搜,相关的表情包也出现在了不少大学生的社交软件中。

现在呢,这个词又有了进一步的演变,有很多高等学校学生用这个词来代表非理性的内部竞争或“被自愿”竞争。

这一期的内容呢,我们又回到了教育方面的话题。如果要贴一个标签的话,我觉得“内卷”这个标签非常适合我们这一期的内容。

为什么呢,我们来看一看。

教育方式

中国一直有着这种补习班文化。说是补习班、培训班、辅导班都可以。这些词都是大同小异的,可以相互交叉性使用。在中国,孩子的教育往往是家长们最大的焦虑。现在呢,国家开始规范化培训机构了,比如在教室面积、教师人数、消防达标的前提下才会颁发运营执照。国家规定在职教师不可以从事课外补课的兼职工作,小学生也不可以补课。还有很多其它相关的规定,我只是挑出了几个重点,为大家提供一个中国社会关于小孩儿教学方面,补习班文化的大背景,把所有的规定都念出来也挺无聊的,是吧,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那,怎么想到要聊聊补习班文化这个话题呢?最近在追一部剧叫《小舍得》。里面反映的现象,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这是一部反映小学升初中题材的电视剧,讲了父母、老师之间不同的教育方式。据《小舍得》原著作者鲁引弓介绍,原著小说里90%以上的素材都是真的,他说:“那些细节桥段都是真的,因为编不出来。比如小说里头写到小孩子补课补到带帐篷去,有人觉得是假的,但实际上这种恰恰是我无法去编的。”在鲁引弓看来,“这种生活中的荒诞,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确实,小说都源于真实生活嘛。这部剧里的很多剧情确实很真实。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本人也经历过嘛,亲眼也看过。

那好,我先大概的介绍一下剧里涉及到的两家人和他们对孩子们的教育态度和形式吧。

哦,介绍之前,先说一下,从现在开始就有一些剧透了。如果大家想看这部剧的话而且不想被剧透,可以等看完之后回来再听。如果不介意的话呢,可以继续听下去。

剧里,关键的两个家庭,一方面是田雨岚这个小家庭的“鸡娃教育”,这也是一个最近在中国常看到的流行语,也就是打鸡血式教育孩子。口头禅就是:为了孩子好。这个在中国是很典型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一种教育方式。田雨岚对儿子,颜子悠,的管理很严格,跟很多西方国家“放养”式的教育恰恰相反。在这样的“鸡娃教育”里,家长可能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给孩子补课,对孩子入学所需要的各种竞赛很重视,各种补习班和升学路线图都画的特别清晰,甚至连错题笔记都比孩子记得要认真。

另一方面是提倡“快乐教育”的南俪这一家。起初,南俪是坚持不让自己的女儿夏欢欢上补习班的,但是当自己的孩子的成绩越来越落后,这带来的恐慌也让南俪把女儿送进补习班了。

南俪和田雨岚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南俪的爸爸和妈妈再她高考前两个月的时候离婚了,离婚之后南俪的爸爸跟田雨岚的妈妈结婚了。所以南俪和田雨岚这两个家庭呢,属于是重组家庭。这里面还有一些其它的小细节,跟我们今天聊的无关,我就不说了。颜子悠上6年级,夏欢欢上5年级。

一个具体的主题我想挑出来讲的是相互比较这一情况,以及它所带来的影响。

比较

田雨岚

最突出的就是田雨岚炫耀自己的孩子。饭桌是最好不过的地方了呀,尤其是这种重组家庭的饭桌上。那边南俪的女儿欢欢唱了首歌,这边田雨岚不能落后啊,马上让子悠现场背圆周率,还炫耀已经可以背到2000多位了,场面搞得十分尴尬,但田雨岚却乐在其中。

对田雨岚这样的家长来说,孩子的成绩高于一切,情绪也随着成绩而波动。回家看见子悠没在写作业,立马大怒,并出言责备,最后知道儿子这次考试的成绩不错,又马上对子悠嘘寒问暖,搞的孩子不知所措。

这是母亲拿自己的孩子来做比较。

南俪

我们再来看看南俪这一家。确实,当欢欢的成绩变成班级倒数的时候,欢欢的父母着急了,把孩子送进补习班了。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拿孩子跟全班同学比较吧,但是天下父母,没有谁会完全不在意自己儿女的成绩和教育吧。所以,这是可以理解的。南俪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像田雨岚那么的极端,还是很温柔的对待欢欢。

真正开始转变的时候是南俪被降职的时候。被降职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她的学历不如别人所以被顶替了。这让南俪深受打击,也彻底颠覆了她一直坚信的教育理念。开始逼着欢欢抓紧一切时间学习。

这就是南俪在职场上在学历方面被比较了。

辅导老师:钟益

还有就是剧里的一名辅导老师,叫钟益。钟益在这剧里的角色是挺有争议性的,如果你看弹幕的话,是各种各样的评论。虽然是配角但是角色还是挺复杂的。好,大家可能也猜到了,这种复杂性呢,也跟今天的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我们把这些复杂性放到一边。根本上来讲,他还算是个好老师。

为了给孩子们补课,南俪和田雨岚找到了钟益。钟益纠结了一会儿之后答应了,但是要求另外一个学生,叫米桃,免费加入。米桃是贫困家里的孩子,父母都是从乡下来到大城市的,之后把孩子接过来,让孩子享受一下大城市所带来的教育和机遇。米桃很聪明。没有补课也经常拿班级第一。钟益还是很想培养米桃的,想让米桃最终成为成功人士。

那好了,大家这样一起上课。米桃学习好、成绩好。欢欢学习也不是那么的用心,成绩也没有那么好。所以总是时不时拿欢欢和米桃来比较,总是不停地说米桃比欢欢优秀。南俪也是如此,总是让欢欢向米桃学习。家长和老师的双重打压下,欢欢变得越来越不开心,甚至觉得自己的妈妈喜欢米桃超过喜欢自己。

欢欢开始嫉妒米桃,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不好。不仅在钟益的辅导班里是这样,就连在学校里欢欢也不搭理米桃,还带动自己其它的好朋友疏远米桃。两个原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但是不开心的事情越积越多,甚至还因为一点小事发生口角。

还好班主任及时对欢欢进行了疏导。不然欢欢差一点就从一个阳光开朗、乐于助人的好孩子变成了一个自私、霸道的坏小孩儿。

生活中,有太多像南俪这样的家长,也太多像钟益这样的老师,他们总是习惯性地把两个孩子作比较,分出高低。他们以为不停地比较能让稍微弱的孩子知道自己与别人的差距,能激励他们更加努力。然而事实上,往往会适得其反,稍弱的孩子会因为过多的比较而产生自卑、叛逆的心理。欢欢就是这样,南俪和钟益过度地把她和米桃进行比较,差点害了她,让她变成一个自卑、心胸狭隘的孩子。

颜子悠

最后我们回到颜子悠这里。在田雨岚施加的压力下,子悠确实心理状态上出了些问题。不断的学习压力和日益封闭的内心让子悠没有地方得到发泄。

每一次他在田雨岚陪伴下参加数学竞赛都发挥失常。田雨岚其实是子悠的心魔。可是田雨岚关心的只是成绩,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儿子心理上的变化。一次一次的逼迫让子悠心理压力越来越大。最后,子悠抑郁了。这只是一个六年级的孩子啊,10岁、11岁左右,就已经焦虑、抑郁了。

面对这样的结果,田雨岚也是很心疼的,在家人的劝说下,她也明白了成绩不是靠逼出来的,也是需要适当地引导。

这剧里讲的,很多都是很真实的事实。在中国,上了好的小学,才能上好的初中。去了好的初中才有机会考入好的高中。去了好的高中才更能考上好的大学。那这一环一环的升学需要看的是什么呢?不就是成绩嘛。就像剧里所描述的,拿到好的成绩,很多时候不补课是很难做到的。所以不补课也不行,补课过油了也不行。我觉得呀,这部剧的重点之一就是让父母们拿捏好程度。不要过于激进,也不要过于放松。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弱势,教育就是怎么样去引导发挥优势,去补强弱点,这些都是需要有大智慧的。不能把自己的焦虑转嫁到孩子身上。我们应该尊重每个孩子的不同之处,应该经常鼓励孩子,对他们的每一点进步都及时表扬,这样才能让孩子变得更自信,也能让他们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有更好的发展。

最后我想再强调一句,这一期呢,主要还是讲中国的情况。最后的总结呢,也只是针对中国现在的现象所总结的,并没有想去跟西方的教育方式去比较。如果大家听了这一期的内容,想自己去比较一下的话,我觉得是可以的。这也是批判性思考的一种嘛。说到底呢,还是希望大家可以稍微,更进一步的了解中国的教育情况。这一期主要讲的是对于小学生而言的教育方式和培训班文化。其中也给大家带来了两个网语:“内卷”和“鸡娃教育”。大家可以看看以后有没有适合的场合,可以用上这两个词。

那好,我们下期见。

English translation (as translated by Amber Godsland)

Hello, hi everyone, I’m Kaycee.


Involution

Before I start I would like to share a slang word I’ve seen being used more in China — “involution” or 内卷(neijuan). It’s somewhat connected to what I will talk about today. It’s an internet slang. Its original meaning refers to the phenomenon that after human society reaches a particular form of development, it stagnates or cannot transform further to a more advanced level.


This internet slang first originated from some photos of elite students from top schools.

University students’ Wechats have been bombarded with “involution” photos: some people cycling whilst reading books, and some people’s dormitories full of piles and piles of books. These pictures were first circulated among top students of Qinghua and Peking University. Later, “Qinghua Involution King” who “rides a bike while looking at the computer” were popular words which started trending. Related emoticons also appeared in many college students’ social media. 

Now, this word’s meaning has evolved further. Many college students use this word to express the irrationality of inner or “voluntary” competitiveness.

For this episode, we will return to the topic of education. If I was going to tag it, I think “involution” is an especially appropriate tag for this episode’s content. Why? Let’s see.

Education Style

China has always had a kind of extra-classes culture. We could say “extra classes”, “training classes”, or “tutorial classes”. These words are basically the same, they can be used interchangeably. In China, a child’s education is the biggest worry for parents. Now, the country has begun to standardise training institutions. For example, operating licenses will only be issued on the prerequisite that classroom sizes, teacher numbers, and fire prevention have reached certain standards. The country stipulates that teachers cannot undertake outside extra classes for part-time work, and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also cannot take part in extra classes. There are many other related rules, but I have only picked out some key points to provide everyone a background to child education in China and the culture of extra classes — reading all the rules would be boring right? I don’t want to waste everyone’s time.

So, how should we understand the culture of extra classes? Recently I’ve been following a series called “小舍得 (Xiǎo Shèdé)”. It reflects this phenomenon and I think it’s really interesting. This is a TV drama that explores the theme of going from primary school to middle school. It talks about the different education styles of parents and teachers. According to the original author of “小舍得 (Xiǎo Shèdé)” Lu Yingong, more than 90% of the material in the original novel is true. He said, “These details are true because it cannot be made up.  For example, in the novel it is written that the children bring a tent for extra classes. Some people think it is fake, but in fact this is precisely what I cannot make up.”  In Lu Yingong’s opinion “This kind absurdity in life surpasses our imagination”.

Indeed, the novel originates from real life. Some of the storylines in this show are true. Why do I say this? Because I have personally seen and experienced it.  

So, I should probably first introduce the two families involved in the show and their methods and attitudes towards their children’s education.

Oh, before the introduction, let me first say there will be some spoilers from now on. If you want to watch this drama and don’t want it to be spoiled, you can come back and listen again after watching it. If you don’t mind, you can continue listening.

In the show, there are two key families. On the one hand, the “chicken child education ” of Tian Yulan’s small family, which is also a recent buzzword often seen in China, which is to educate children by “injecting chicken blood”. The mantra is: for the good of the children. This is a typical education method in China of “hoping one’s son becomes a dragon and hoping one’s daughter becomes a phoenix”. Tian Yulan’s management of her son, Yan Ziyou, is very strict, which is contrary to the “free range” education of many Western countries. In this kind of “chicken child education” parents may start to give their children extra classes from the first grade of primary school and attach great importance to the various competitions that their children need to enter school. The various outside classes and the road map for entering school are drawn clearly, and parents even take notes on wrong questions more seriously than their children.

On the other hand, there is Nan Li who advocates for a “happy education”. At first, Nan Li insists on not letting her daughter Xia Huanhuan attend extra classes, but when her child’s grades slip more and more, the panic this brings makes Nan Li send her daughter to extra class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Nan Li and Tian Yulan is like this — Nan Li’s father and mother divorced two months before her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After the divorce, Nan Li’s father married Tian Yulan’s mother, so these two families of Nan Li and Tian Yulan are part of restructured families. There are some other minor details in this, which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what we are talking about today, so I won’t talk about them. Yan Ziyou is in Grade 6 and Xia Huanhuan is in Grade 5.

Another topic I want to pick out is how they compare themselves to each other and the impact this brings.

Comparison

Tian Yulan

Tian Yulan stands out most when she shows off her children. The dining table is the best place, especially the dining table of this kind of restructured family.  Nan Li’s daughter Huanhuan sings a song there. Here, Tian Yulan who cannot fall behind, immediately asks Zi You to recite the number Pi on the spot and shows off that he can recite more than 2,000 places. The scene is very awkward, but Tian Yulan enjoys it.

For parents like Tian Yulan, her children’s grades are above everything else, and their emotions fluctuate with the grades. When she returns home, she sees Zi You not doing his homework. Immediately furious, she scolds him. Finally, knowing that her son achieved a good exam grade, she immediately asks Zi You what’s wrong, making him lost for words.

This is a mother making comparisons with her own child. 

Nan Li

Let’s take another look at Nan Li’s family. Indeed, when Huanhuan’s grades become the lowest in the class, Huanhuan’s parents are anxious and send their child to extra classes. To a certain extent, this can be regarded as a comparison between the child and the whole class, but nobody in the world would be uncaring about their children’s grades and education, so this is understandable.

At the beginning, Nan Li is not as extreme as Tian Yulan and treats Huanhuan very gently. The real change starts when Nan Li is demoted. One of the reasons she is demoted is that she is replaced because of her inferior education to others. This hits Nan Li hard and completely upends the educational philosophy she had always believed in. She begins to force Huanhuan to use all her time for studying.

This is how Nan Li in her workplace is compared in terms of academic qualifications.

Tutor: Zhong Yi

There is also a tutor in the show called Zhong Yi. Zhong Yi’s role in this show is quite controversial. If you look at the on-screen comments, there is all kinds of commentary. Although it is just a supporting role, the character is quite complicated. Okay, you may have guessed that this kind of complexity is not connected to today’s content, so we’ll put these complexities aside. Basically, he is still a good teacher.

In order to get extra classes for their children, Nan Li and Tian Yulan approach Zhong Yi. After struggling for a while, Zhong Yi agrees but asks another student, Mi Tao, to join for free. Mi Tao is a child from a poor family. Both parents come to the big city from the countryside, and later bring the child along, so the child can enjoy the education and opportunities that the big city brings. Mi Tao is smart, and often gets first in the class even without extra classes. Zhong Yi still wants to nurture Mitao, and wants Mitao to ultimately become a successful person.

So that’s it, everyone has class together like this. Mitao studies well and gets good grades. Huanhuan doesn’t study hard, and her grades are not as good. So Huanhuan and Mitao are compared regularly, and it’s said constantly that that Mitao is better than Huanhuan.  Nan Li is also like this, always making Huanhuan learn from Mitao. Under the double pressure of the parents and teachers, Huanhuan becomes more and more unhappy, and even feels like her own mother likes Mitao more than herself.

Huanhuan becomes jealous of Mitao, and her attitude towards her becomes worse and worse. It’s not only like this in Zhong Yi’s tutoring class: Huanhuan does not even acknowledge Mitao in school, and also drives her other friends to alienate Mitao. The two were originally close friends, but unpleasant things accumulate more and more, and they even argue about a minor incidents. Fortunately, the form tutor gives Huanhuan some timely guidance. Otherwise, Huanhuan would have changed from a warm, cheerful, and helpful kid to a selfish, domineering and bad kid.

In life, there are too many parents like Nan Li and too many teachers like Zhong Yi, who are habitually comparing two children and distinguishing their successes and failures. They think that constant comparison can make the slightly weaker children understand the gap between themselves and others, and that it will motivate them to work harder. However, actually, it’s frequently counterproductive. A weaker child will develop an inferiority complex and rebellious mentality because of so much comparison. Huanhuan is like this. Nan Li and Zhong Yi compare her excessively with Mitao, which almost hurts her, turning her into a self-loathing and narrow-minded child.

Yan Ziyou

Finally we return to Yan Ziyou. Under the pressure exerted by Tian Yulan, Ziyou’s mental health shows some problems. The constant pressure of learning and his increasingly closed-off heart leaves Ziyou nowhere to vent.

Every time he participates in a Maths competition accompanied by Tian Yulan, he breaks down. Tian Yulan is actually Zi You’s demon. However, Tian Yulan only cares about grades, and does not notice her son’s psychological changes. Again and again this makes Zi You’s psychological pressure heavier and heavier. Eventually, Zi You is depressed. This is just a sixth-grade child, around ten or eleven years old, already anxious and depressed.

Facing this result, Tian Yulan is distressed. Persuaded by her family she understands grades cannot be produced by force, but with appropriate guidance.

Many of the things in this show are true. In China, only by attending a good primary school can you then attend a good middle school. Only when you go to a good middle school can you get a chance to enter a good high school. Only when you go to a good high school can you be admitted to a good university. So what do you need to see to get to a better school? It’s just grades.

As described in the show, getting good grades is often difficult without extra classes. So, it doesn’t work if you don’t have extra classes, and it doesn’t work if you do have extra classes. I think, one of the key points of this show is to make parents grasp the extent of this: don’t be too extreme and don’t be too relaxed. Every child has their own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Education is how to guide the strengths and reinforce weaknesses. This all requires great wisdom. You cannot pass your own anxiety onto your child. We should respect the differences of each child, and we should always encourage children and praise them promptly for every bit of progress. Only in this way can children become more confident, and they can better develop in their areas of expertise.Finally, I want to emphasise something. This episode mainly focuses on the situation in China. The overall summary is only a summary of the current phenomenon in China and is not intended to be compared with Western education methods. If you have listened to this episode’s content and want to compare it for yourself, I think that is okay; this is a kind of critical thinking. Ultimately, I hope that everyone can understand the education situation in China a little more. This issue mainly talks about education methods and extra-classes culture for primary school students. In this, I provided two online phrases to everyone: “involution” and “chicken child education”.  You can see later if there are suitable occasions to use these two words. Okay, see you next episode. 

In this episode, I talk about the recently released film “Leap” – a film about China’s women’s volleyball team. Why volleyball? And why the Chinese women’s team? Let’s find out!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最近忙着写论文啊、期末考试啊、之类的,好像有几周都没有录了。但是我回来了!在Instagram上的朋友可能看到了我推荐的一部电影叫《夺冠》,是陈可辛导演拍的一部关于中国女排的电影。最近刚上映。其实电影的情节以及结局都是发生过的事儿,大家都是知道的或者有所耳闻的,所以没有什么剧透可言。电影展现的更多的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吧。

开始讲这部电影之前,我想先简单的从我的角度分享一下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中国女排有了最初步的的认知吧。一部体育电影在世界各地出现的频率其实还是蛮少的但是也不足为奇,那为什么这部电影的主题是排球呢?而且为什么是中国女排呢?

我第一次真正了解中国女排的时候是2016年的 Rio 奥运会,中国对塞尔维亚这场比赛。这是我第一次好好地看了一场排球赛,还是决赛,所以肯定很精彩。那为什么跑去看了呢?是因为当时看到很多评论、报道、新闻、文章之类的,都在讲中国女排是不是可以回到80年代的辉煌时代。因为80年代之后,中国女排在几乎所有的国际性的比赛中取得的成绩,大部分的时候都不是那么的好,一直到2016年那场Rio奥运会的决赛,拿到了冠军。

当时看着比赛,听着中国解说员说一些比较煽情的话吧,越看越感觉似乎中国队能赢。当赢得那一刻,我也跟着不由自主的掉眼泪了。然后看到当时中国女排的队长惠若琪有一个非常激动的、落泪的一个画面,看到那个镜头之后,我哭的更厉害了。所以想表达的是什么呢,是2016年那次奥运会,拿到冠军,真的让整个中国,让所有中国人都很激动,很自豪。就连我这种,九岁就来到英国的人都感觉特别、特别的感动。现在看那场比赛,我前几天又看了一次,还是会不由自主的会感觉特别的感动。

好,我们回到这部电影。虽然电影的时间线是从80年代开始的,但是中国女排是从50年代建起的。听过之前几期的朋友们应该知道上个世纪50年代是中国解放成功,建国初期的时候。那个时候排球强国是苏联和其他东欧国家。 从那时起,中国体育会就安排男排女排去东欧等其他地方去参加排球比赛,吸取经验。

60年代的时候是日本女排的辉煌时代。在1960年,日本女排创下了118场国际赛连胜纪录,震惊世界。大家管日本女排叫东洋魔女,英语好像是现在乍一听不是那么很好听的 The Oriental Witches。好,取得这样的成绩就引起中国排球界的注意了,中国开始系统性的教育并培训队员们。这里呢,不得不说,在日本女排获得这种成绩的前不久,1945年9月份的时候,中国刚结束抗日战争,摆脱了日本侵略中国的危险,中国在60年代的时候可能还是抱着一种不甘的心态吧,这可能是比较低调一点的形容词了。那个时候有很多人还是会觉得必须要战胜日本为中国争光。或者,中国当时也有可能觉得,诶,我们的邻居日本可以做到,我们怎么就做不到了呢。也有可能这两种心态都有。这是我猜的哈。但是,这就带我们进入电影的一大主题了,就是郎平当教练的时候,问队员们的一句话:你为什么打排球。

70年代、80年代那个时候,中国女排确实是为了国家而打球的。新中国刚成立,还需要证明自己,再加上不甘心日本一直赢着。所以,1976年,新的中国女排国家队正式成立,袁伟民成为了中国女排的主教练。1979年亚洲女排锦标赛中,在决赛击败日本,首次夺冠。80年代,中国女排不断夺冠,成为了当时中国人的模范和骄傲,更是中国在80年代腾飞的象征。当然,那个时候也是郎平作为一名队员参赛的时候,之后从90年代开始,中国女排就一直下滑,进入低谷,直到2013年的时候才有了真正的好转,持续到现在。

从电影中,大家可以看到中国80年代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穷,多么的需要一些信念。也可以看出,中国女排是多么拼命的练习才可以换来这份荣誉,给予中国公民这种信念。电影中,中国没有钱投资新的技术,这一个片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时没有钱买计算机来辅助训练,来帮助推算出对方的特长和弱点,也没有那么多人会用这种技术,所以呢,教练就把网拉高。这是机器推算不出来的。还有我们看到队员们身上到处都是伤,大年三十的时候也在练。这讲的就是,我们穷,但是我们不怕下狠招,我们耐苦耐劳,按这种笨方式练习,你们的机器肯定算不出来。后来,2016年,我们看到另外一个片段就是郎平,以中国女排主教练的身份,参加比赛,利用技术员用电脑分析出对方队员的弱点,除了一个战略,让队伍发球主攻6号位,以这种方式让中国队的趋势有所好转。

其实在过去,大约80年代的时候吧,不止是中国女排这一种体育项目是那么魔鬼性的训练的。当时大部分的体育项目都是差不多。队员们几乎都是农村的孩子,有点天赋,能吃苦。现在呢,就不太一样了。现在的运动员,进国家队,有一些也是农村出生的孩子,就像朱婷一样。但是也有一些人,家庭背景还是不错的,他们想打球,进入国家队,是为了自己。因为这是自己擅长的,喜欢的,得到了赏识和成绩,那何乐而不为呢?像电影里的郎平所说的,“所有包袱我们上一代人背了,你们就轻装上阵“。

从这些镜头的比较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进展。不仅有钱了,负担得起高科技,精神态度也不一样了。从为了国家打球到为了自己打球,没有像以前那么大的负担了。

还有一个不是很煽情的细节就是,电影中有这么一个片段,郎平从超市里出来,超市员工看到她停在留给残疾人的停车位,告诉她,她不应该停在那儿,她就拿出她的残疾证明。这位员工还纳闷儿,打排球怎么还能打残疾了。这是以前的荣誉所留下的痕迹。几十年前吧,中国对退役的运动员们待遇真的不是很好,有很多人有着与郎平不相上下的伤但是运气却没有郎平好,没有好的薪水来治疗自己。他们真的是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国家,把自己的伤留给了自己。近几年中国对退役的运动员们确实好了很多。但是还是希望中国可以更多的来照顾这些退役的运动员们。。

好,那我们最后总结一下,这部电影的卖点主要还是一种情怀。老女排过渡到新女排,也是一个从精神力到物质的转变,体现国家的发展、民族的进步、时代精神的演化。大家看的时候,不是中国人的话可能不会有相同的共鸣,但是希望大家还是能喜欢这部电影。

好吧,那我们下期见。

In this episode, I discuss what’s been discussed about Disney’s remake of Mulan and throw in a few pennies of my own thoughts.

Chinese Version

English Version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终于到花木兰这一期了。我已经期待跟你们分享这一期期待很久了。

大家都知道,迪士尼的《花木兰》上映之后引起了很大的风波。遭到多方抵制,差评不断。看过这些评价和议论之后,我发现很多议论的点已经偏离了电影本身。重心多数在历史、文化和国际政治方面。所以就更有意思了。

先从历史、文化开始吧。电影上映后,很多人都说这部电影“不尊重历史”、“不尊重中国文化”。

其实呢,这一版的《花木兰》跟98年的动画片相比进步了很多:比如在原版动画片中,中原王朝对抗的外侮是匈奴。目前学界基本认定,《木兰辞》,也就是原著,的成文时间应该是北魏晚期,战争应该发生在北魏与柔然之间。匈奴是汉朝的时候对北方的称呼,所以朝代不同。电影里将“Huns”(匈奴)更正为 “Rourans” (柔然)更为准确。所以从这一点看,就比较尊重原著了,比较尊重当时的历史。

但是,木兰明明是北方人,却住在福建的客家土楼里。而且,镜头还是一下子就从贵州梯田切换到福建土楼,这让熟悉中国地理的人看《花木兰》会有点晕头转向,很容易出戏。但是,又一个但是,从一部西方电影的效果来讲,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景色确实很美。

门框上的对联也有点莫名其妙,对联上好像写着:“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望世间眷属全是有情人”。对联不押韵也没有横批,这有点不符合中国文化。在中国弄一个像样的对联应该很容易,很便宜,不知道剧组为什么没有在细节上稍微注意一下。

我们再看看花木兰的剑上刻的四个字: “忠”、 “勇”、 “真” 和皇帝最后御赐的“孝”。如果说”忠”是为皇帝”、“勇“是为国家、“孝“是为家族,忠、勇、孝是传统的、东方的、集体主义的概念。好像也是按等级排列的,从皇帝到家族,从大到小。这些都很合理。那么“真“ 就是为自己。是当代的、西方的、个人主义的、象征女权或平权的概念。虽然不符合中国传统概念,但是在现代社会中是可以理解的。

1998年动画版的《花木兰》也是,在当时更是被认为非常符合女权主义,她既聪明又勇敢,还有着自我选择,同时也是第一位“非皇室出身,未与皇室结婚”的迪士尼公主。也正是因为动画的成功,才让全世界都认识花木兰,这个成功的亚洲女性形象。

毕竟,《木兰辞》只是民间传说,只有区区330个字,如果不含任何艺术加工,这330个字的《木兰辞》是无论如何也变不成剧本的,就更不用说走向世界了。

所以,以上所提到几个点我都可以接受但是电影里还有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气”。的确让我很生气。

我们现在来说说“气”,在中国,“气”有哲学意思、风水意思、中医意思,等等。但是电影里,他们把气比喻成了一种魔力,巩俐演的仙娘因为有“气”可以变身变成一只鸟,刘亦菲演的木兰后面跟随着一只似乎能给她带来超能力的凤凰。这有点奇怪。有点像十年多前,我刚来英国的时候,大家总问我会不会武术因为那个时候中国的武打片很有名嘛。就是拿一个听起来很有中国性质的词语来套一个不是很准确的概念,比如,“你会功夫吗?”,好像每个中国人都会武术一样,这里,用“气”来套一个超能力和轻功的概念。反正我看着会觉得有点无厘头。中国电影里,有很多变身或者轻功的情节,西方电影里也有见过的,这个很正常,我们有一说一,会轻功就是会轻功,有超能力就是有超能力。不需要用“气“来代表这些啊。

导演无非就是想用“气”来代表气魄或者元气嘛,描述花木兰从小就不听话、不像一般小女孩那样,她是到处跑,会打架,像个传统意义中的男孩子一样。这个不说,电影里的故事情节也表达的很明显了。总结一下就是我觉得剧组把“气”放大的过油了。有点无厘头。我怕的是这会给西方人,尤其是西方长大的小孩,带来误解,对中国文化的误解。

当然还有新疆和香港的问题。我就简单的概括一下,主要是因为我自己还没有完全的、更深入的搞清楚这些情况,尤其是新疆的一些问题。

新疆

很多人有注意到,在电影片尾字幕中,迪士尼感谢了新疆的八个政府机构。包括吐鲁番公安局,这是位于新疆东部、丝绸之路上的古城,生活着大量维吾尔人。去年10月份,特朗普政府将该公安局和新疆其他警察机构列入了黑名单,禁止美国企业向他们出售或供应产品。这些都是因为有一些新疆的政府机构涉及到了人权问题嘛。

香港

大家都知道香港在抗议,这方面我就不多说了。为什么跟花木兰有关呢?因为主演刘亦菲发了一条微博说自己支持香港警察,所以香港反政府抗议的支持者就都呼吁抵制这部电影。

我就先说一说自己的观点吧。

新疆的问题,既然在新疆拍摄了,就要感谢相关机构或相关人嘛,这个很合理。我觉得这方面制作团队没有错。按大家抗议的点来看的话,其实导演并不应该去新疆取景。按理说,如果我们要还原原著的话,当时的战争确实有涉及到新疆,那要不要解释为什么不去新疆取景呢?要的吧。说了,导演就很难面对中国政府机构了,电影在中国也许会被禁播,也可能会牵连到各位演员,那拍这部电影,尽量还原中国原著的情形似乎就没有意义了。

还有就是我觉得最后有感谢这些机构,其实更有影响力。默默无闻的话,大家也许就不会意识到这些问题的所在。那既然说了,又有人提出来这一系列的问题,大家也许就更了解所发生的事情了。

还有刘亦菲的微博,不管你站在香港事件的哪一边,你都要接受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不就是言论自由吗?明星也一样。是,他们的责任要比我们普通人大,一句话可以带动几万人,但是我们对我们自己的认知、理解、想法还是要有自信的。谁说的任何一句话都不能盲目的相信。所以,我认为这并不能成为我们抵制花木兰这部电影的理由。

总体来讲,如果不要想太多的话,《花木兰》这部电影还是很蛮好看的。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还有,我们有讲到历史、文化、政治,很多都是很深、很广、很复杂的话题,我们把这些重大的责任放在迪士尼和《花木兰》的制作团队上,对他们来说公平吗?这就是另外一个可以辩论的话题了,我们这一期就不深入的去讨论这个问题了。

好,希望大家喜欢这一期的内容,我们下周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