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is episode, we talk about China’s International Workers’ Day adjusted leave / time-off in lieu system. How does one day off become five days off?! And what do people in China think of this system?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我们这一期聊聊调休吧。我在网上看到一些人吐槽调休这件事,笑得不行,就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有个人是这么说的:”看着“小长假”这种字眼就难受。短假就是短假、长假就是长假,哪有什么小长假。“

还有人说:“我希望发明小长假这个词的人小长寿。“

挺逗的。

可能没在中国工作过或没听说过调休这回事儿的观众不知道调休是什么意思。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然后我们在深入的探索一下调休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大家不知道调休是什么的话呢,概念是这样的:五一劳动节在中国是放1天假的,但是经过调休可以放5天假。我当时在北京上班的时候想了半天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起初还以为,咦,有这么好的事儿。这不等于买一个苹果送四个吗?然后发现是我自己太单纯了,我错了。

其实呀,调休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只是在西方没有这种概念所以一时之间脑筋没转过来。如果大家有日历在身边的话,边看日历边听,效果可能会更好一点。有一个visual aid,是不是。

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21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说了:5月1日至5日放假调休,共5天。4月25日(星期日)、5月8日(星期六)上班。那今年5月1日是星期六,这就意味着5月3日休分配给五一劳动节的那一天假。所以我们捋一下,现在是5月1日、5月2日、5月3日都放假。我们知道大家4月25日(星期日)和5月8日(星期六)那两天要上班。本来不需要上班的嘛,因为是周末,上班了就腾出了额外的两天假期,所以可以跟5月3日连起来,变成5月4日(星期二)和5月5日(星期三)也休假。这样连起来就变成了5月1日至5日放假调休,一共休5天。

这有点儿像做了一道数学题呀,说的我怎么那么累呢。希望我解释的清楚了,大家也听明白了。

那好,我们来看看调休是怎么炼成的。

中国人曾经只有 7 天的法定节假日:根据 1949 年政务院颁布的《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元旦放假 1 天,春节 3 天,劳动节 1 天,国庆节 2 天。如果法定节假日是星期日,应在次日补假。

2000 年,事情发生了大幅度变化,中国人第一次通过调休获得了长达七天的五一假期,也正是这个假期,带来了中国旅游业的兴盛,同时让从日本借来的“黄金周”概念变得家喻户晓。当时人们是非常欢迎五一黄金周的。

对于五一长假的出现,有这么一个说法,说是跟当时国家旅游局政策法规司司长魏小安在广西的见闻有关。他发现民间有旺盛的旅游需求,但是限于当时全年只有春节一个长假而得不到开发,因此想要推动假期调整。2009 年他在《京华时报》发表的口述文章中也是这样表述的。

2016 年在一篇名为《魏小安:黄金周需要再认识》的文章中,他又写到:

大家以为黄金周是国家旅游局提出来的,实际上不是,只是做了一点辅助工作,我们 1999 年春节做了一些调研,给国务院写了一个报告,五一又写了一个报告。 一次听原国家计委副主任张国宝说,实际上是当时他跟朱镕基总理建议,搞一下这个事,总理说计委牵头吧,这一把起来了。

张国宝在他的回忆录里详细地纪录了整个决策过程:

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稳步提升的背景下,1998年,朱镕基总理定下了公务员工资三年内翻一番的目标。不过在当年,却遇上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国内又发生了特大洪涝灾害,财政上有些困难。

在 1999 年的年夜饭上,他对朱镕基总理提建议说:

现在这个形势恐怕涨工资已不现实,是否可以增加节假日,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休息机会,也是提高福利的一种方式。

并且补充说明:

经济发展到现阶段已不需要像建国初期那样靠动员大家加班加点工作来提高生产,相反有不少行业出现开工不足、人浮于事。与其这样,莫如增加大家假期,有更多时间休息、学习,还可起到调整经济结构作用,增加消费、旅游、服务业等三产比重。从现实情况看也不会因为增加了假日影响劳动生产率,影响产品产量。

这个提议,得到其他人的一致赞同。春节假期结束后,朱镕基总理回到北京就把可否增加节假日的事交代给国务院秘书长研究。

最终,经过相关部门商议后,确定了增加节假日的具体办法:五一劳动节放假从一天增加到三天,将国庆假日从两天增加到三天,元旦不变。全年实际增加了三天假期,但可以将前后两个周末合并使用,形成春节、五一、国庆三个七天的长假日。

从起草方案到最终决策,终于赶在 50 周年国庆前夕,正式下发文件。

2000 年 6 月 21 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有关通知,把“前挪后借”形成 7 天长假的做法作为了定例。

黄金周的出现,不仅实现了旅游业的繁荣,也实现了民意的丰收。

然而从第一个黄金周带来的旅游和消费热潮开始,就相伴出现了严重的拥堵问题。

2000 年五一,北京八达岭高速公路全线瘫痪,旅游景点和相关公共设施的“超负荷”以及随之衍生的连串问题也开始凸显。长假越来越多的时间堵在了路上和队列里,旅游呈现低质化。

于是,黄金周存废之争从它诞生第一年就展开了。

2006 年成立了清华大学假日制度改革课题组 , 负责研究取消黄金周制度。最终,国务院于 2007 年正式颁布了修订后的 《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 》 ,取消五一长假,增加清明、端午、中秋这三个节日为法定休息日, 与周末放在一起连休 , 从而形成“小长假 ”。

新实施的放假方案就是把欢度了六年的五一黄金周拆散。

这样的调整自然激发了群众不满。主持假日改革课题组的蔡继明教授,因此遭到网民的网络暴力,不仅被称为“菜叫兽”,他的个人信息也在百度帖吧被泄露,不断接到骚扰与恐吓电话。最后,他不得不将百度公司告上法庭,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二审判决百度公司赔偿 10 万元精神损失费。

对新的放假方案不满的不仅是网民,面对失去长假带来的经济损失,多地有关部门向上级提出恢复五一长假的申请。甚至使得 2008 年 12 月,国务院专门印发通知,要求各地认真执行安排,不得擅自调休,叫停了某地的曲线恢复计划。

但近年来,“五一长假”又有了变相复苏的迹象:2019 年劳动节恰逢周三,原定安排直接放假 1 天,引起颇多意见后,国务院最终决定调整安排,通过调休,凑成 4 天小长假。而 2020 年与 2021 年,连续两年都是调休成五天。

这一系列的转折,我觉得都特别有意思。我在中国工作的时候特别喜欢调休这个概念。如果想飞到中国周边的国家去度假,只休三天的话,时间是不够的。但是有了调休,就会多出那两三天来,如果在两边儿再请两天假,生活不要太舒服哦。但是很多中国人对调休很反感,尤其是在996 和007的大背景下,很多人希望调休可以被取消。

996就是反映当今社会的一个现象,很多员工其实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并且一周工作6天,所以叫996。那007大家能猜出来是什么意思了吧,肯定不是james bond,你在想什么。007是工作一天24小时,从0点到0点,一周7天不休息。这两种情况都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但是不代表这种现象不存在。在世界各地这种现象也是很常见的。可以说,这种工作状态已经变成当今社会的一个常态吧。当然不是所有工作、所有人、所有国家都这样,只是已经普遍到不足为奇了。

所以,下一期我们来讨论一下,调休是不是已经不适合当今社会了?顺便了解一下“八小时工作制”和“周末双休”是从哪来的。也顺便讨论一下“四天工作制”这回事儿吧。

那好吧,那我们下期见。

Source:https://www.163.com/dy/article/G9BOJAFV0521AGAE.html

In this episode, we borrow the plot from the TV series 《小舍得》to explore China’s junior to high school education culture.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内卷

开始之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我看最近在中国用的比较多的一个词,叫:内卷。这跟我们接下来要讲的有一点关系。这是网语哈,一种slang。它的本意是指人类社会在一个发展阶段达到某种确定的形式后,停滞不前或者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

那这个网语呢,最早来源于几张名校学霸的图片。

大学生们刷爆朋友圈的几张“内卷”图片是这样的:有的人骑在自行车上看书,有的人宿舍床上铺满了一摞摞的书。这些图片最早在清华北大的学霸之间流传。之后,“边骑车边看电脑”的“清华卷王”等热门词语登上热搜,相关的表情包也出现在了不少大学生的社交软件中。

现在呢,这个词又有了进一步的演变,有很多高等学校学生用这个词来代表非理性的内部竞争或“被自愿”竞争。

这一期的内容呢,我们又回到了教育方面的话题。如果要贴一个标签的话,我觉得“内卷”这个标签非常适合我们这一期的内容。

为什么呢,我们来看一看。

教育方式

中国一直有着这种补习班文化。说是补习班、培训班、辅导班都可以。这些词都是大同小异的,可以相互交叉性使用。在中国,孩子的教育往往是家长们最大的焦虑。现在呢,国家开始规范化培训机构了,比如在教室面积、教师人数、消防达标的前提下才会颁发运营执照。国家规定在职教师不可以从事课外补课的兼职工作,小学生也不可以补课。还有很多其它相关的规定,我只是挑出了几个重点,为大家提供一个中国社会关于小孩儿教学方面,补习班文化的大背景,把所有的规定都念出来也挺无聊的,是吧,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那,怎么想到要聊聊补习班文化这个话题呢?最近在追一部剧叫《小舍得》。里面反映的现象,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这是一部反映小学升初中题材的电视剧,讲了父母、老师之间不同的教育方式。据《小舍得》原著作者鲁引弓介绍,原著小说里90%以上的素材都是真的,他说:“那些细节桥段都是真的,因为编不出来。比如小说里头写到小孩子补课补到带帐篷去,有人觉得是假的,但实际上这种恰恰是我无法去编的。”在鲁引弓看来,“这种生活中的荒诞,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确实,小说都源于真实生活嘛。这部剧里的很多剧情确实很真实。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本人也经历过嘛,亲眼也看过。

那好,我先大概的介绍一下剧里涉及到的两家人和他们对孩子们的教育态度和形式吧。

哦,介绍之前,先说一下,从现在开始就有一些剧透了。如果大家想看这部剧的话而且不想被剧透,可以等看完之后回来再听。如果不介意的话呢,可以继续听下去。

剧里,关键的两个家庭,一方面是田雨岚这个小家庭的“鸡娃教育”,这也是一个最近在中国常看到的流行语,也就是打鸡血式教育孩子。口头禅就是:为了孩子好。这个在中国是很典型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一种教育方式。田雨岚对儿子,颜子悠,的管理很严格,跟很多西方国家“放养”式的教育恰恰相反。在这样的“鸡娃教育”里,家长可能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给孩子补课,对孩子入学所需要的各种竞赛很重视,各种补习班和升学路线图都画的特别清晰,甚至连错题笔记都比孩子记得要认真。

另一方面是提倡“快乐教育”的南俪这一家。起初,南俪是坚持不让自己的女儿夏欢欢上补习班的,但是当自己的孩子的成绩越来越落后,这带来的恐慌也让南俪把女儿送进补习班了。

南俪和田雨岚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南俪的爸爸和妈妈再她高考前两个月的时候离婚了,离婚之后南俪的爸爸跟田雨岚的妈妈结婚了。所以南俪和田雨岚这两个家庭呢,属于是重组家庭。这里面还有一些其它的小细节,跟我们今天聊的无关,我就不说了。颜子悠上6年级,夏欢欢上5年级。

一个具体的主题我想挑出来讲的是相互比较这一情况,以及它所带来的影响。

比较

田雨岚

最突出的就是田雨岚炫耀自己的孩子。饭桌是最好不过的地方了呀,尤其是这种重组家庭的饭桌上。那边南俪的女儿欢欢唱了首歌,这边田雨岚不能落后啊,马上让子悠现场背圆周率,还炫耀已经可以背到2000多位了,场面搞得十分尴尬,但田雨岚却乐在其中。

对田雨岚这样的家长来说,孩子的成绩高于一切,情绪也随着成绩而波动。回家看见子悠没在写作业,立马大怒,并出言责备,最后知道儿子这次考试的成绩不错,又马上对子悠嘘寒问暖,搞的孩子不知所措。

这是母亲拿自己的孩子来做比较。

南俪

我们再来看看南俪这一家。确实,当欢欢的成绩变成班级倒数的时候,欢欢的父母着急了,把孩子送进补习班了。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拿孩子跟全班同学比较吧,但是天下父母,没有谁会完全不在意自己儿女的成绩和教育吧。所以,这是可以理解的。南俪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像田雨岚那么的极端,还是很温柔的对待欢欢。

真正开始转变的时候是南俪被降职的时候。被降职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她的学历不如别人所以被顶替了。这让南俪深受打击,也彻底颠覆了她一直坚信的教育理念。开始逼着欢欢抓紧一切时间学习。

这就是南俪在职场上在学历方面被比较了。

辅导老师:钟益

还有就是剧里的一名辅导老师,叫钟益。钟益在这剧里的角色是挺有争议性的,如果你看弹幕的话,是各种各样的评论。虽然是配角但是角色还是挺复杂的。好,大家可能也猜到了,这种复杂性呢,也跟今天的内容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我们把这些复杂性放到一边。根本上来讲,他还算是个好老师。

为了给孩子们补课,南俪和田雨岚找到了钟益。钟益纠结了一会儿之后答应了,但是要求另外一个学生,叫米桃,免费加入。米桃是贫困家里的孩子,父母都是从乡下来到大城市的,之后把孩子接过来,让孩子享受一下大城市所带来的教育和机遇。米桃很聪明。没有补课也经常拿班级第一。钟益还是很想培养米桃的,想让米桃最终成为成功人士。

那好了,大家这样一起上课。米桃学习好、成绩好。欢欢学习也不是那么的用心,成绩也没有那么好。所以总是时不时拿欢欢和米桃来比较,总是不停地说米桃比欢欢优秀。南俪也是如此,总是让欢欢向米桃学习。家长和老师的双重打压下,欢欢变得越来越不开心,甚至觉得自己的妈妈喜欢米桃超过喜欢自己。

欢欢开始嫉妒米桃,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不好。不仅在钟益的辅导班里是这样,就连在学校里欢欢也不搭理米桃,还带动自己其它的好朋友疏远米桃。两个原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但是不开心的事情越积越多,甚至还因为一点小事发生口角。

还好班主任及时对欢欢进行了疏导。不然欢欢差一点就从一个阳光开朗、乐于助人的好孩子变成了一个自私、霸道的坏小孩儿。

生活中,有太多像南俪这样的家长,也太多像钟益这样的老师,他们总是习惯性地把两个孩子作比较,分出高低。他们以为不停地比较能让稍微弱的孩子知道自己与别人的差距,能激励他们更加努力。然而事实上,往往会适得其反,稍弱的孩子会因为过多的比较而产生自卑、叛逆的心理。欢欢就是这样,南俪和钟益过度地把她和米桃进行比较,差点害了她,让她变成一个自卑、心胸狭隘的孩子。

颜子悠

最后我们回到颜子悠这里。在田雨岚施加的压力下,子悠确实心理状态上出了些问题。不断的学习压力和日益封闭的内心让子悠没有地方得到发泄。

每一次他在田雨岚陪伴下参加数学竞赛都发挥失常。田雨岚其实是子悠的心魔。可是田雨岚关心的只是成绩,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儿子心理上的变化。一次一次的逼迫让子悠心理压力越来越大。最后,子悠抑郁了。这只是一个六年级的孩子啊,10岁、11岁左右,就已经焦虑、抑郁了。

面对这样的结果,田雨岚也是很心疼的,在家人的劝说下,她也明白了成绩不是靠逼出来的,也是需要适当地引导。

这剧里讲的,很多都是很真实的事实。在中国,上了好的小学,才能上好的初中。去了好的初中才有机会考入好的高中。去了好的高中才更能考上好的大学。那这一环一环的升学需要看的是什么呢?不就是成绩嘛。就像剧里所描述的,拿到好的成绩,很多时候不补课是很难做到的。所以不补课也不行,补课过油了也不行。我觉得呀,这部剧的重点之一就是让父母们拿捏好程度。不要过于激进,也不要过于放松。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弱势,教育就是怎么样去引导发挥优势,去补强弱点,这些都是需要有大智慧的。不能把自己的焦虑转嫁到孩子身上。我们应该尊重每个孩子的不同之处,应该经常鼓励孩子,对他们的每一点进步都及时表扬,这样才能让孩子变得更自信,也能让他们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有更好的发展。

最后我想再强调一句,这一期呢,主要还是讲中国的情况。最后的总结呢,也只是针对中国现在的现象所总结的,并没有想去跟西方的教育方式去比较。如果大家听了这一期的内容,想自己去比较一下的话,我觉得是可以的。这也是批判性思考的一种嘛。说到底呢,还是希望大家可以稍微,更进一步的了解中国的教育情况。这一期主要讲的是对于小学生而言的教育方式和培训班文化。其中也给大家带来了两个网语:“内卷”和“鸡娃教育”。大家可以看看以后有没有适合的场合,可以用上这两个词。

那好,我们下期见。

In this episode I talk about an article I’ve written (in English) in response to The Sunday Times’ remark that seems to condone, approve and trivialise Prince Philip’s racist “gaffes”.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上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了一个头版新闻,为了纪念已故的菲利普亲王。不幸的是,因为报道这篇新闻的首席驻地记者写了一句非常具有争议性的这样一句话,就把公众的注意力从对菲利普亲王的哀悼转移到了对亚洲人的种族歧视上。

Christina Lamb 在关于菲利普亲王的封面故事的第三段中写道:”菲利普亲王是英国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王室成员–他常常是个老顽固的形象,用狭长的眼睛这样的口误冒犯他人,即便在暗地里我们还是相当喜欢这些口误的。“

“狭长的眼睛 “是指1986年的一个事件,当时菲利普亲王对一个在中国学习的英国学生说了了蛮有争议的这样一句话,他说:”如果你在这里待久了,你会带着狭长的眼睛回家的。”

菲利普亲王在1986年说的这一句话,我相信大家都同意,是有种族歧视的含义的。但是过去那么久了,也不必刻意的去追究这句话。相反,正是Christina Lamb在2021年说到的“即便在暗地里我们还是相当喜欢这些口误的”这句话,怎么读都让人感觉不舒服。我对于这句话,以及《星期日泰晤士报》其他员工(包括其总编辑)的回应,进行了一些语言分析,也提出了一些问题和顾虑。已经发表在我的网站上了,在Blog那一栏下面。因为是分析英国报纸用英文写的新闻,我就直接用英语分析了。在这儿就不重新都翻译一遍了,就高度概括一下我写的内容吧。

首先,先说一下我写这篇文章的意图吧。

我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想试图促进新闻界的问责制度,也让大家可以从一个批判性的思维方式来看这一事件。

那就简要的说一下我的一些困惑吧:

  • Christina Lamb能写出这样的话,Emma Tucker,作为编辑,对这篇新闻文章的认可,以及《星期日泰晤士报》的其他员工试图淡化种族歧视的言论,这一切是否表明英国社会仍然存在制度性、结构性和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呢?
  • Christina Lamb所提到的暗中喜欢这些口误的 “我们 “,到底是谁?
  • 暗中享受这些 口误难道不是在某种程度上对这些口误的认可吗?Christina Lamb把这种暗中喜欢带到台面上来,不就成了一种公开的认可了吗?
  • 《星期日泰晤士报》表示他们原来的意图并不是对这个言论的认可,那他们是否是在暗示有可能认可菲利普亲王在种族和社会经济方面的其他所谓的口误呢?
  • 《星期日泰晤士报》的回应中是否有指责受害者的成分?
  • 《星期日泰晤士报》,特别是Christina Lamb,是否是在表演反歧视的观点而并没有言行一致?

我试图用了一个问问题的方式来激发读者批判性的思维,而不只是一个劲儿的传播我自己的想法。

但是如果你问我:制度性、结构性和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存在吗?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以我自己的亲生经历而言,我认为是存在的。从小到大,从我10岁,能听懂英文的时候开始,走在路上就有人冲着我喊各种歧视的口号或语言,那些chinky什么的话,不同版本的东西,都听过很多很多遍了,已经麻木了。

在英国,我感受到的是:一方面表示很欢迎移民、很欢迎外来人口,另一方面又总是有很多的间接性的歧视和偏见。就像这个新闻,她完全可以写成:”菲利普亲王是英国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王室成员–他常常是个老顽固的形象,也时常出现口误的情况,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很欣赏、很尊重菲利普亲王。“ 但不,她非要举“狭长的眼睛“这个例子,还要补充一句她和其他人在暗地里都还“相当喜欢这些口误“。为什么呢?是吧?

不同的人都有自己的特点(包括长相,包括口音)所以为什么不能多一些包容和接受,少一些偏见、歧视和无聊的评论呢?

如果大家喜欢这篇英文文章,欢迎大家分享给周围的朋友或家人。当然,也欢迎大家表达自己的想法。

那好,那我们下期见。

Last week, British newspaper “The Sunday Times” published a front-page cover story to commemorate the late Prince Philip. Unfortunately, one sentence from the chief foreign correspondent covering the story has since distracted public attention from mourning for Prince Philip and towards racism against Asians.

Christina Lamb wrote, in the third paragraph of the cover story on Prince Philip, that “Prince Philip was the longest-serving royal consort in British history – an often crotchety figure, offending people with gaffes about slitty eyes, even if secretly we rather enjoyed them.” 

“Slitty eyes” was in reference to an incident in 1986 in which Prince Philip made the controversial comment to a British student studying in China saying, “If you stay here much longer, you’ll go home with slitty eyes.” (MyLondon).

It also comes at an unfortunate time in the sense that it seems to directly contradict certain aspects of the recent report from the Commission on Race and Ethnic Disparities (the Report), which significantly downplayed the impact of institutional racism in the UK. If there is any sign that institutional racism still exists, it is Christina Lamb’s authorship of the article, Emma Tucker (the editor)’s approval of the article and other employees of the Sunday Times that have tried to downplay the racist remark.

In this post, I wanted to express some of my concerns and questions, in an attempt to seek more accountability from the news industry in the future.

Executive summary of my questions:

  • Is Christina Lamb’s news story, along with Stephen Bleach’s response to a complaint and Emma Tucker’s statement, a sign that institutional, structural and systemic racism still exist in British society?
  • Who’s this “we” that secretly enjoyed the “gaffes”?
  • Is secret enjoyment of these “gaffes” not approval of these “gaffes” on some level? For Christina Lamb to bring this secret enjoyment to the surface, does that not become an open approval? 
  • The Sunday Times expressed that they didn’t want to suggest approval for that “particular remark”, are they implying that they may approve of Prince Philip’s other racially and socio-economically questionable “gaffes”? 
  • Is there an element of victim blaming in the Sunday Times’ responses?
  • Is there an element of performative anti-discrimination displayed by the Sunday Times and, specifically, Christina Lamb?

Breaking down language used in Christina Lamb’s original news article

Prince Philip’s initial comment aside, who’s this “we” that Christina Lamb referenced that secretly enjoyed these “gaffes”? It can’t be the entire UK or any country within the UK because one assumes that most, if not all, of the 393,141 people of Chinese ethnicity living in the UK (as at 2011) did not enjoy that particular comment made by Prince Philip. 

The “gaffes” that Christina Lamb mentioned also include other incidents, for example:

  • In 2003, when Prince Philip said to the President of Nigeria, who was in national dress: “You look like you’re ready for bed!” (MyLondon); and
  • When Prince Philip once asked a Romford schoolboy if he could write – despite the fact that he’d written a letter to the Queen and successfully invited her to visit the East London town (MyLondon).

One assumes the royal “we” (no puns intended) also do not include people of other ethnic minority or socio-economic backgrounds that may have found Prince Philip’s other “gaffes” offensive.  

So who’s this “we” that Christina Lamb is referring to? The 100% of racists (white or otherwise) that the Sunday Times deem to be their target audience? Is that how the Sunday Times want to market themselves?

Breaking down language used in Stephen Bleach’s response to a complaint

When people complained to the Sunday Times, one of the responses received was from Stephen Bleach, the Letters Editor.

Stephen Bleach wrote: “Thanks for getting in touch. The intention here was to reflect the affection in which Prince Philip was held by so many, despite his imperfections; it was absolutely not intended to suggest approval for that particular remark, and we very much regret that some readers have taken it as doing so. The phrase was removed from our digital edition but regrettably it was too late to remove it from the print edition.

I have made the senior editors aware of your comments. Their decisions are informed by the feedback we receive, so we’re grateful to you for raising this and will take your point on board when preparing future editions.”

Let’s have a look at the language used here, shall we? Or, rather, the lack thereof. Specifically, the lack of an apology. 

Stephen Bleach speaks of intention. The intention of whether something is offensive can be measured in the meaning of the language itself or the context in which it is used. 

Turning to the juxtaposition and the use of language itself first. If this suggested target group of “we” secretly enjoyed the supposed “gaffes”, is that not expressing approval on a ‘guilty pleasure’ level? Now that Christina Lamb has brought this secret enjoyment to the surface to be openly acknowledged, doesn’t that now become an open approval? And giving the Sunday Times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that they didn’t want to suggest approval for that “particular remark”, are they implying that they may approve of Prince Philip’s other “gaffes”, such as the ones said to the Nigerian president or the Romford schoolboy? 

Contextualism, on the other hand, is often used by those seeking to defend themselves, claiming they thought it was ‘funny’ or that they ‘didn’t mean it that way’. Stephen Bleach tried to appeal to this view when he claimed that the intention was to reflect the affection for Prince Philip and not the approval of that “particular remark”. He abdicates responsibility further by claiming it is some of the readers who had misunderstood this context, for which he “regrets”. Is there a subtle shift of blame onto the readers who have felt offended by Christina Lamb’s word choices? 

If a large number of people have felt that what Christina Lamb wrote is offensive (currently at over 60,000 on a relevant change.org petition), we cannot continue to whitewash (no puns intended) an unpleasant display of racism. 

If we really did not intend to condone or make light of his remarks, stopping at “offending people with gaffes” would honestly have been fine.

Breaking down language used in Emma Tucker’s statement

The editor, Emma Tucker, appealed to “personalism” within the contextualist ideology when she said that “Christina Lamb has spent her whole career reporting on discrimination and injustices against people in every part of the world and never intended to make light of his remark in any way.” (the Guardian). 

Personalism is the idea that beliefs, intentions, and qualities of a speaker are central to what gives words their meaning. According to Emma Tucker, Christina Lamb’s past reporting on discrimination and injustice against people seems to mean that she can’t possibly have meant what she decided to write. If that’s the case, there might be a bigger problem. 

How did someone who spent much of her career exposing discrimination and injustice end up writing something so controversial, if not distasteful? After all, she did deliberately choose to comment on Prince Philip’s “gaffes”, specifically identifying the incident regarding “slitty eyes”, and revealing that she and other people have secretly “rather enjoyed them”. How did she not recognise that the sentence she had drafted could be offensive? How could she report on discrimination and, at the same time, secretly find discrimination enjoyable? 

Is this performative allyship or is there a larger force at play here? Namely, institutional, structural and systemic racism (according to the definitions given in the Report) that’s distorting her judgment. 

If certain of our journalists and news editors, whose job is to use words to tell stories, cannot tell when certain words placed in a certain way can cause offense, is that good enough a reason to lose faith in those journalists and editors? 

Is that good enough a reason to believe that institutional, structural and systemic racism is still so ingrained in our society that even some of our journalists and editors cannot recognise, until pointed out to them, that the phrases they have chosen can be offensive? 

Is that good enough a reason to believe that more education is needed to eradicate such racism?

I should think so. 

As a society, I hope we can all recognise and have the courage to point it out when something is discriminatory (whether verbal or non-verbal, directly or indirectly). Only by speaking up can we slowly break the vicious cycle of institutional, structural and systemic racism that very much still exist in our modern society.

Finally, my thoughts are with the Queen and her family for their recent loss. Prince Philip, may he rest in peace.

Note:

∆ For the avoidance of doubt, “our” here is from a British national making a reference to people or situations in Great Britain.

Whilst you’re here, if you are a British national or British resident, please consider signing the petition calling for the UK government to fund additional support for victims of COVID-19 racism and anti-racism programmes.

Who do you think is China’s first female emperor? What if I told you there are actually three contenders? Let’s have a look. 👑

Buy Me Coffee code: buymeacoff.ee/kaycee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最近好像有一波新朋友,欢迎大家,希望大家喜欢这些内容也欢迎大家分享给周围的朋友。时不时的也有人想以金钱的方式支持我,我一直都在回绝, 毕竟之前是有工作的么。但是,很诚实的告诉大家,靠广告挣钱真的不容易,每个月平均也就£15左右吧,所以如果大家想要支持我的话,可以用Buy Me Coffee 这个平台。链接(buymeacoff.ee/kaycee)我会放在下面和我的网站上。目前Buy Me Coffee 的平台还不能分享音频,但是他们在筹备中,一旦可以了,如果效果不错的话,我以后也会在平台上分享没有广告版本的音频或者其他内容。那好,那我们就进入这一期的内容吧。

如果有人问你:中国的第一位女皇帝是谁?

大部分人肯定会回答:武则天。

但是,除了武则天以外,其实还有两个其他候选人。元姑娘和陈硕真。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吧。我们就从元姑娘开始吧。

元姑娘:史上唯一一个女扮男装的皇帝,即位当天便被废除。

怎么回事儿呢?发生了什么?这个剧情还是很有戏剧性的,但是必须得从她的祖母开始,也就是胡太后。

据说啊,这个胡太后是个心狠手辣,淫乱放荡的女人。 本来她的儿子是当时的皇帝,也就是孝明帝,但是因为继位的时候年纪太小,胡太后就临朝称制。随着孝明帝日渐长大,胡太后不想放权归政。朝臣们,包括孝明帝,对胡太后的执政和私生活都很不满。母子关系本来就不好,在孝明帝把与胡太后私通的情人处死后,胡太后对儿子更是恨之入骨,母子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

公元528年2月12日,孝明帝之妃潘滨生了一个女孩,就是元姑娘。胡太后假称潘妃生的是男孩,然后找了机会将其立为太子。

公元528年3月31日,胡太后将孝明帝毒死。

公元528年4月1日,孝明帝死了,身为“太子”的元姑娘顺理成章的继位了。

所以,虽然整个故事的前前后后都是一场闹剧,但是元姑娘其实是第一个登上皇帝宝座的女性。有很多学者建议将武则天的身份从“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修改为“中国历史上有作为的女皇帝”。

怎么样?元姑娘还有资格当第一位女皇帝吧?我们再来看看第二个竞争者。

陈硕真:第一位称帝的女皇帝

公元653年,陈硕真领导了一场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背景是这样的:陈硕真生活在浙江一个物产十分丰富的地区,因此,朝廷在这儿征收的赋税也很多。即便发生了洪灾,村民们流离失所,连粮食都不够,朝廷依然照样征收各种赋税。陈硕真偷偷打开东家的粮仓救济灾民,结果被东家发现,捆绑起来,打得遍体鳞伤。众多乡亲自己组织起来,把陈硕真救了出来。陈硕真逃入三县交界处的覆船山,养伤。

在养伤期间,陈硕真觉得只有推翻朝廷,才能让大家过上好日子。陈硕真决定利用道教和秘密宗教(也就是当时正往南方渗透的摩尼教)来发展信众。她先是散布一些消息,说自己在深山遇到了太上老君,并被收为弟子,创立火凤社,称自己是九天玄女下凡,号称赤天圣母,并向大家展示她所学到的种种法术,因为乡民希望她成仙后能更多的为民造福,对陈硕真的说法深信不疑。

公元653年,陈硕真正式宣布起义,她仿照唐朝官制建立了政权,也称自己是“文佳皇帝”。起兵不久后就全军覆没了。毕竟她手下的人。虽然人数多但是没有经历过训练,没有打仗的经验。

所以呢,陈硕真是中国史上女性自称皇帝的第一人。有一些历史学家认为陈硕真才是中国第一个女皇帝。

然后就是武则天了:第一位正统女皇帝

武则天的故事太长了,我就压缩成几句话吧,给大家省点时间。

武则天起初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才人,但并没有得到李世民的宠爱,做了十二年的才人。在李世民病重期间,武则天和太子李治建立了感情。

李治继承皇位之后,再次将武则天纳入宫中。武则天深受李治宠爱。李治风疾发作,头晕目眩,不能处理国家大事,就让武则天处理朝政。之后,立武则天为皇后。

李治驾崩后,李显继位,因为一些冲突,武则天将李显废黜为庐陵王,并立李旦为帝。武则天仍然临朝称制。

686年,武则天提议还政于李旦,但李旦知其实武则天并不愿意还政,所以便拒绝了。于是呢,武则天继续临朝称制,前后执政近半个世纪。

那好,元姑娘、陈硕真和武则天的故事大概都讲了一遍。很明显,这三个人都有资格,所以大家认为谁才是真正的第一位女皇帝呢?

如果大家想分享想法的话呢,还是一样,可以在网站上或者是Instagram上分享一些想法。那好,这一期我们就先到这儿,我们下期见。

In this episode, I briefly summarise the Xinjiang cotton issue and read a couple of news articles from China and a couple from the West to see how the issue was covered from different perspectives.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最近看到了很多关于新疆棉花事件的报道。我先客观的介绍一下这个事件吧,然后我们来看看中国媒体和西方媒体的报道。我个人认为啊,媒体背后多多少少是有它们的政治立场的,从我近几年看到的新闻而言,我已经不相信新闻是中立的了。很多西方媒体公司自己是承认自己偏左或偏右,但是即便是个别企业称自己是中立的,仔细读下来的话其实并不然。中国媒体当然,大家也清楚。所以我总爱说的一句话是:the truth is somewhere in the middle。人间真真假假,各方媒体新闻内容肯定也是有煽情的部分,选择报道的角度也是考虑后决定的所以嗯,最好还是不要一切都盲目相信。

哦,对了,上一期的答案,我会在这一期结束的时候分享。

好,那新疆棉花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据说,有人发掘一份文件,这份文件展示了采棉产业背后潜在的强迫劳动规模。

中国是世界最大棉花消费国、第二大棉花生产国。新疆是中国大陆棉花的主要产地,截至2020年,当地棉花产量已经占到中国全国产量的87%,世界棉花产量的20%。

2020年3月下旬,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宣布在即将到来的棉花季暂停在新疆地区的工作,暂停在新疆发放良好的棉花许可证,原因是持续存在关于该地区强迫劳动的报道和指控,10月21日,BCI决定停止在新疆的所有实地活动.

2020年9月16日,H&M宣布终止与中国大陆一间纱线供应商的关系,原因是该厂产品涉嫌用新疆少数族裔「强迫劳动」生产。在发布的声明中,H&M表示该公司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强迫劳动和歧视少数民族”的相关报道“深表关切”,强调“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或原材料”。

2020年12月17日,英国广播公司(BBC)以标题为《新疆采棉工:新证据揭露时尚产业背后的强迫劳动》一篇报道,展现了有几十万维吾尔族及其他人群在新疆有艰苦的体力劳动现象,而在围墙及铁丝网内的新疆再教育营设有几十家工厂和营地,形成一个大型工厂综合体。”

2021年3月22日,欧盟,英国,美国和加拿大宣布就新疆维吾尔族问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实施制裁,这是自1989年天安门事件欧盟对中国的首次制裁。英国,美国及加拿大随后发表联合声明指责中国当局在新疆侵犯法定证据确凿;欧洲【注:口误,应该是澳洲】及新西兰同日发表联合声明支持欧盟,加拿大,英国和美国采取了制裁措施。

有观点认为,H&M在2020年9月发布声明时没有被批评,是因中国政府不想影响当时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谈判。然而,2021年3月份,这个新闻在中国爆发之后,中国很多明星和企业纷纷公布拒绝与H&M合作。

  • 原H&M大中华区代言人艺人宋茜、黄轩的工作室,表示已终止了与H&M的合作。
  • 淘宝、京东、拼多多等中国大陆地区的电商平台屏蔽了H&M的商店和相关商品
  • 百度地图、高德地图屏蔽“H&M”或“HM”,中国大陆多个Android应用市场将HM商城App下架。
  • 成都大悦城将H&M商标摘下,另外新疆乌鲁木齐汇嘉时代百货对H&M门店采取关店措施并发表声明,要求H&M对新疆人民道歉
  • 2021年3月31日,H&M首席执行官透露目前在中国已有20间门市关闭
  • 其他受牵连的品牌包括耐克、Zara、阿迪达斯、等200多个品牌。

中国要是行动起来,还是很快的。当然这跟中国政治结构和文化脱不了关系,政治之外,东方文化还是一个集体文化嘛,西方则是独立文化。

中西方新闻是如何阐述这个事件的?

我们看看两份中国报道和两份西方报道吧。我就直接从网页上念了哈

新华网(2月28日)写到

“近期,H&M、耐克等一些国外品牌公司声称新疆存在“强迫劳动”问题,拒绝使用新疆棉花产品的声明引起了全球舆论(Yúlùn)关注。而前段时间,记者也接到一些新疆棉企负责人的反映,说去年以来,已经签好的棉产品出口订单突然间全部被取消,企业经营出现了一定问题。除了工人们担心自己会失去工作,就连棉农也开始担心,自己种植的棉花会不会受到影响。那么,好好运营的企业为什么会突然面临如此的困境?“

他们之后对几个新疆棉花种植户进行了采访,种植户说:

“现在一亩地(产量)400公斤到450公斤,多劳动多挣钱就是,现在(养了)七八十个羊,二十个牛,现在羊圈里面,生活好得很现在。“

“我们平时上八个小时班,休息十六个小时,中间有两个小时午休时间,我们夫妻俩一个月的工资是九千元左右,我们的公司没有所谓的“强迫劳动”,我来公司后也没听过没见过这样的事。“

新疆国欣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纯属都胡说八道,有强迫劳动吗?民族同志在我们这干得非常好,一个月有五千块钱的工资,而且我们这提供食宿,提供吃住,每天工作八个小时。我不知道他说这个话的目的是看到了还是听到了,还是胡言乱语,说这个话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今年招聘的时候,本来应该是八十多个人,来了将近一百六七十个人。我们要是强迫劳动,会来这么多人吗,会这么积极吗?

新华网继续写到:“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还要从近几年一些西方媒体炮制的谎言说起。” 之后新华网列出了这些打引号的谎言。

最后,新华网总结:“事实证明,所谓新疆“强迫劳动”的说法是彻头彻尾的世纪谎言,是美西方个别政客、非政府组织、媒体沆瀣(Hàngxiè)一气炮制的丑恶闹剧。他们表面上关心的是人权问题,实际却是打着人权的幌子反人权,企图剥夺新疆棉农和最普通劳动者的利益。他们以“强迫劳动”为由限制新疆产品出口,打压中国企业、破坏新疆稳定、抹黑中国治疆政策,甚至对中国内政粗暴干涉。中方对此坚决反对,也将继续采取一切必要举措,维护中国企业和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1-03/28/c_1127263687.htm

网易(3月25日),关于BCI(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说:

“实际上它在2005年创立之初,创始人就包括了H&M、Adidas、IKEA、GAP等几家大公司。有分析就指出,这正是BCI这类环保认证组织最讽刺的地方:一方面宣称设立目的是监督大公司、督促大公司更环保;但另一方面却引入大公司作为会员,以供自己发展。这是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典型案例。“

“事实上,早就有调查记者制作纪录片对BCI的专业性提出质疑和批评了。法国的一部纪录片指出,在孟加拉国,有关企业不光使用童工在恶劣的条件下生产棉花,甚至还向调查记者坦承他们很多棉花更是从未经认证的乌兹别克斯坦方进口的。但因为他们向BCI缴纳了会费,BCI仍然会给他们的产品打上认证标志。“

“而BCI的背后金主,实际上是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美国国际开发署是一个按照美国国务院制定的外交政策、承担美国大部分对外非军事援助的联邦机构,可以说是美国对国外的“利益输送”组织,对美国的外交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表面上是BCI挑事,实际上是BCI受美国指使,通过打压新疆棉花,来打压中国。“

“而经济角度的原因,也有迹可循。有分析指出,中国在棉花领域已取代了美国的国际定价权,这让美国感到焦虑。“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5VIIBGH0514FGV8.html

然后我们看看西方新闻。我就直接用英语读了。

BBC(25 March):

“China likes to use its trading might and retail nationalism to pressure governments and multinationals – both at the same time preferably – to keep them quiet about its abuses.”

“Uighurs have been detained at camps where allegations of torture, forced labour and sexual abuse have emerged. China has denied these claims saying the camps are “re-education” facilities aimed at lifting Uighurs out of poverty”

https://www.bbc.co.uk/news/world-asia-china-56519411

The Economist (27 March):

“FOR MORE than a year some big foreign apparel and technology companies have been walking a fine line on the human-rights abuses committed by China against Uyghurs”

“China’s government, increasingly keen to punish critics of their Xinjiang policies, is forcing foreign companies to make a choice they have been studiously trying to avoid: support China or get out of the Chinese market.”

“This time the campaign looks like part of a broader, more enduring counterattack against critics of the government’s policies in Xinjiang, where it incarcerated more than 1m Uyghurs in a gulag for their religious and cultural beliefs”

“Britain, Canada and the EU had previously joined America in sanctions on senior officials in Xinjiang, implicated in what the American government has called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and “genocide”.”

“Instead, it is Chinese authorities who are doing the bullying. On March 24th the Communist Youth League, a party affiliate, whipped up a nationalist online boycott of H&M, digging up a months-old statement on the Swedish garment-maker’s corporate website expressing concerns about reports of forced labour in Xinjiang.”

“For Western companies in China both paths, the principled and the pliant, carry risks. But so does the Communist Party’s nationalist indignation. If it does end up causing foreign firms to leave the Chinese market and reduce their dependence on Chinese supply chains, that could itself irritate many Chinese shoppers and hurt millions of Chinese workers. It would also give Western businesses more freedom to do something the party would itself love to avoid: criticise China in the open.”

https://www.economist.com/business/2021/03/27/china-boycotts-western-clothes-brands-over-xinjiang-cotton

中西方媒体用的语言就放这儿了,我也不用分别作出评价了。反正自从我十几岁开始稍微关注新闻的时候就发现,中西方新闻现在越来越是两极化的了。背后的问题也是极其复杂的,涉及到了政治、文化、经济、商业,各种方面。我觉得涉及到的国家都有自己的对错所在,也有很多灰色地带。反正我意见就是:the truth is somewhere in the middle.

那好,最后我们解答一下上一期的谜语、游戏吧。

从头开始:

  • “世界真不和平,瞧瞧你,去了战场,耳朵都炸飞了。” 这是“羞耻”的“耻”,对“停止”的“止”说的,因为“耻”是“止”加上一个耳字旁嘛,那耳朵炸飞了,就剩下“停止”的“止”了。
  • “不错啊,学会倒立了。” 这句话呢,是“自由”的“由”对“甲乙方”的“甲”所说的,因为“甲”正好是“自由”的“由”反过来的一个字嘛?
  • “你总算学会说话了,可为什么说的全都不对啊?”就是“吴”,姓氏的“吴”对“错误”的“误”所说的,因为它是言字旁,代表着说话,但是“错误”的“误”它本身和错误加起来就是错误,不对的意思。
  • “你啥时候把牙拔了?”就是“乌鸦”的“鸦”对“鸟”说的,因为“乌鸦”的“鸦”把它的牙字旁去掉,就只剩下鸟这个字了嘛。

所以这些是我觉得挺有趣的。

那好,我们到下一个环节。就是除了用“弄”这个字可以用什么其他的词语来代表吗?

  • “这个锅有点儿脏,你赶紧弄干净。”你可以说:“这个锅有点儿脏,你赶紧清洁干净”,或者“这个锅有点儿脏,你赶紧洗干净”,又或者“这个锅有点儿脏,你赶紧擦干净”。都可以。
  • “头发分叉了,下午去理发店弄一下。”:“头发分叉了,下午去理发店剪一下。”“头发分叉了,下午去理发店修一下。”
  • “电脑蓝屏了,弄了好久也没弄好。”:可以变成:“电脑蓝屏了,修了好久也没修好。“
  • “今天在家大扫除,弄一身灰。“: ”今天在家大扫除,扫一身灰。“或者更口语化的一个是:”今天在家大扫除整一身灰。“ 也可以哈。
  • ”心情有点不好,别惹我,不然弄你。“可以变成:”心情有点儿不好,别惹我,不然打你。“ ”心情有点不好,别惹我,不然骂你“之类的。都是有点粗暴。

还有最后那个“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那句话。说有5个断句的方式嘛?我们可以来感受一下是不是从我说的,大家就能判断出这5种断句的方式。不然的话可以上我的网站上看一看,看一看标点符号放在了哪里。

  • 那好,第一个就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 第二个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 第三个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 第四个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 第五个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好,就是这5个哈。

所以,这些谜语和小游戏大家都回答正确了吗?希望大家答对的比答错的更多哈,也许大家觉得这些都是特别简单的,但不管怎样,希望大家在上一期还是有被娱乐到。

那好,那我们下期见。

今天咱们来点儿有意思的吧。

哈喽,大家好,我是 Kaycee。今天我们来看一看中国的一些汉字吧。比如啊,我们想象一下:

  • ”一、二、三“ 的 “三“ 这个字,他走在路上,好好走着,抬头一看,诶,看到他朋友了。然后就把朋友喊过来说:“你看你,叫你平时注意交通安全,现在好了,出交通事故了吧。还在肚子上留了个疤。“ 大家猜一猜这个朋友是哪个字呢?
  • 还有啊,咱们回到战争时期吧。“羞耻” 的 “耻” 这个字看到了他的一个战友,然后就感叹说:“世界真不和平啊。瞧瞧你,去了战场,耳朵都炸飞了。” 大家猜一猜这个战友是哪个字呢?
  • 我那天呢,在公园里散步,就听到 “自由” 的 “由” 字说:“不错啊,学会倒立了。” 想都不用想,我都知道他在对谁说这句话,你知道吗?
  • 有一天,小吴就是姓氏的那个,吴上面是个口子,下面是个天字。他就纳闷了,问他的邻居:“你总算学会说话了,可为什么说的全都不对啊。” 大家猜一猜这个邻居是哪个字呢?
  • 最近天气不是变暖了嘛,就有很多鸟飞回来了。一大早的我还没有起床,就听见一只乌鸦说:“咦,你啥时候把牙拔了呀?“ 我一摸,不是说我呀。那大家猜一猜,这只乌鸦是在对谁说这句话呢?

这样的玩笑太多太多了,我们先暂停一下换一个游戏。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在中文口语里简简单单的一个 “弄” 字就可以代表很多不同的事情,很多不同的东西。我读几个句子,描述几个不同的情景吧,大家来看一看用什么更好的、更正式一点的词可以代替这个 “弄” 字呢?

  • 这个锅有点儿脏,你赶紧弄干净。
  • 头发分叉了,下午去理发店弄一下。
  • 电脑蓝屏了,弄了好久也没弄好。
  • 今天在家大扫除,弄一身灰。
  • 心情有点儿不好,别惹我,不然弄你。

大家想一想,如果要是不用这个弄字的话,可以用什么的词或者字来代替呢?

最后再跟大家玩一个游戏。在中文里,大家应该知道断句是很重要的。如果断句不断好的话,很容易就让人误解。所以呢,就给大家留一个作业。数百年下来,民间流传这样一个句子,“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这几个字呢,不同的断句有不同的意思,我再慢慢的读一下吧。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好,我先透露一下吧,这几个字呢,一共有5个断句的方法,都是不同意思的。一样意思的呢就不算了,怎样断句才能产生5个不同的断句方式,每一个句子都有不同的意思?大家试一试吧。

那这3道大题呢,大家可以把自己的答案分享在Instagram上,或者是在我的网站上,这一期的内容下留言。看一看大家是不是能想到一起,找到对的答案。然后我们下一期公布一下这些答案,好不好?

那好吧,那我们下期见。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

我们今天来讲讲结婚吧。先声明一下,今天这一期呢,讲的都是异性恋。那好,那我们就直接进入主题吧。

用英语求婚的时候会说: Will you marry me? 翻译成中文就是:你愿意和我结婚吗?这个在中文语境里就感觉很奇怪了。目前来讲,更自然的表达是:你愿意嫁给我吗?或者你愿意娶我吗?在上一期,我们读的小故事里我们也看到了,事实是这样的,大家也都是这么表达的。但是这种表达方式,严重一点我觉得是一种性别歧视,或者至少是一种过时的说法把。为什么呢?其实看一看中文的字形就知道了。

先从“嫁”开始吧。它是女字旁,“女”字在左边,一个家园的“家”字在右边,这就有了一种女的被带回家了这种被动的感觉。似乎意味着那个男人是她的家,是她的依靠。这也象征着过去的一些传统的想法吧,就是女方结婚时,她原本的家庭或多或少放弃了对她的所有权和控制权。这个在过去的社会里,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那中国也有娘家这一说。娘家就是女方父母的家,或者描述女方比较亲近的亲戚、甚至朋友。所以,不是回家,而是回娘家,代表着她结婚后,真正的家是跟男人在一起的那个家。传统习俗是女人嫁给男人之后,会跟男人的家人住在一起。但是现在在现代社会中,很多人更习惯的是结婚之后选择单独住,不跟父母住在一起,所以现在中立一点的说法呢,也可以说成,女人结婚之后,跟男人组成了一个新家。但是无论如何,嫁听起来都是比较被动的,多多少少有种物化女性的概念在里面。延伸一点的话就是宗族的概念了,因为传统观念就是结婚生子嘛,结了婚,生了孩子跟谁的姓?那当然是跟着父亲的姓氏嘛。说到这儿,中国传统中有一个优点是我不得不说的,就是结婚之后,女方不用改自己的姓氏。

那好,那男方就不一样了,自己的姓氏是自己的姓氏,自己的家就是自己的家,跟妻子的家是家,跟父母的家也是家。根本就没有娘家这一说道嘛。

然后我们再看看“娶”这个字。我们来看看这个字的结构,上面是个取走的“取”字,下面是个“女”字。就是把女的取走的意思嘛。非常主动,甚至有点霸道。当然,这很符合我们刚刚说过的那种传统,旧时代的生活方式。这反映了过去的生活,所以并不奇怪,但是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在现在,我们依然还会用这样的说法。

语言是很强大的,它可以引导我们的思想、思维方式,所以我还是鼓励大家尽量少用这些潜意识里带有歧视的语言,也鼓励大家去鼓励别人这么做。娶和嫁本身并没有它们特别的定义或感情所在,其实用结婚代替娶和嫁,不也挺好的么。

不仅中文是这样,英语也是如此,举个例子吧。以前当律师的时候,我们会准备各种公司的董事会的稿子,董事会都会有一个主席、懂事长,稿子的模版呢写的都是chairman。这是因为数百年以来,公司高层基本都是男人。现在在慢慢改变,但是继续用这样更倾向于某一性别的词,我们也几乎默认了那个职位就是为男人保留的。Chairperson,不挺好的么。其实大家想一想的话,类似于这样的词是很常见的,在各种语言里都有,大家可以注意一下。

那好,我们回到结婚。这一期可能没有时间讲习俗了,以后给大家补回来哈。中国的结婚习俗还是挺好玩的。我们可以连接现代结婚习俗和古代时候的一些传统习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所以还挺有意思的。我们改天可以了解一下。

那这一期在最后,我们讲一讲赘婿吧。我猜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有赘婿这么一个概念。赘婿就是男女结婚之后,男方定居女方家里,生的孩子从母姓。过去呢,赘婿也被认为是微贱之人,就是卑微、低贱。现代社会中,多多少少也有点这样的观点吧。会觉得,咦,这个男人没本事、小白脸、没有用之类的,所以才会赘如女人家里。我真的也不是想把所有事情都跟性别挂钩,但是摆在这儿,我也不能不说。为什么用低贱形容赘婿呢?女人跟男人结婚,不是住在男人家么,生的孩子不是从父姓么,怎么反过来就形容这样的男人卑微、低贱了呢?这对于女人的社会地位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呢?我相信我不说,大家也清楚。

《赘婿》也是最近刚播完的一个电视剧,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这部剧挺轻松的,也挺搞笑的。如果大家想大致的了解一下人们对赘婿的看法,这部剧是表现出来了的。但是把这部戏推荐给大家之前,有两点我想说一下:这部剧的大背景虽然是古代、武朝,但并没有什么学习历史的价值,大部分都是虚构的。而且,就性别歧视而言,也有一些争议,我在这儿就不多说了。所以就算是提醒一下吧。

走之前我还有一件事儿。几个月之前吧。我新建立了一个网站,网站上包括一些我的一些想法吧,就是怎样可以进一步地帮助大家练习中文。这个网站叫 chineseconversed.com。它的概念呢?其实就是:一,可不可以借用我的声音帮助大家练习中文,二是,可不可以借用机器帮助大家练习发音。大家去这个网站上可以看一看,然后如果觉得这个有帮助的话,我可以继续往下开发一下。如果觉得这个想法很好,但是实际上用不到,或者感觉挺无聊的,大家也可以跟我说一声。呃,目前上面的内容很少,因为毕竟想先测试一下。所以欢迎大家去看一下,把你的想法告诉我。

那好,那我们下期见。

clean read

哈喽,大家好,我是Kaycee,我终于回到我的话筒旁边了,大家能听出来这个差别吗?效果是不是明显好了好几倍?那好,那我们就先不多说了,我们直接开始读《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第二夜:“表白”里面的第一篇,叫做:“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跳到这第二夜的第一篇呢,有2个原因:一是,我觉得第一夜剩下的短故事,其实句子和词语都比较容易懂的,第2个原因也是因为版权的问题。我也不应该把所有的书里的内容都读一遍,这样的话有可能侵犯作家的版权。好,准备好了吗?

[summary of the short story to come. In the meantime, you can read along with me via this link: http://www.dushu369.com/zhongguomingzhu/cndqsjlg/]

Clean reading
Read it with me, deep dive

Summary of the episode:

我跟茅十八的友谊一直维持着,2009年甚至一块儿自驾去稻城亚丁。当时他带着自己的女朋友荔枝,开到冲古寺,景色如同画卷,层峦叠嶂的色彩扑面而来。

【层峦叠嶂:层峦:山连着山;迭障:许多高险的象屏障一样的山。 形容山峰多而险峻。Layers of mountains.】

我知道茅十八的打算,他紧张得发抖。

他跪在荔枝面前,说:“荔枝,你可以嫁给我吗?”

才一句话,后半句就哽咽了,那个“吗”字差点儿没发出来,将疑问句变成祈使句。

【哽咽:Choking with emotion】

【祈使:Praying/prayer】

荔枝说:“怎么求婚也就一句话,你真够惜字如金的。”

【惜字如金:指极其节省文字。Man of few words】

茅十八一边抽泣,一边说:“荔枝,你可以嫁给我吗?”

荔枝说:“好的。”

茅十八给荔枝戴戒指,手抖得几乎戴不上。我和其他两个朋友冒充千军万马,声嘶力竭地号叫,打滚。

2010年荔枝生日,茅十八送的礼物是个导航仪。大家很震惊,这礼物过于奇特,难道有什么寓意?

茅十八羞涩地说,他鼓捣了一个多月,把导航仪的语音文件全部换掉了。我兴奋万分,逼着荔枝开车,一起检验茅十八的研究成果。

这一尝试,我彻底回想起茅十八称霸废话流的光荣战绩。

在开车兜风的过程中,导航仪废话连篇:“完蛋,前面有摄像头。这盘搞不定了,我找不到你想去的地方。大哥你睡醒没有,这地址错的啵?”

【兜风:Taking a drive. Very relax. 】

【这盘:You often hear the formal use in sentences like 这盘棋怎样怎样,or informally like 这盘操作怎样怎样。Ultimately, it’s related to some kind of game. English would be “this round” or “this game” I think. 这盘搞不定了,我找不到你想去的地方。Would be something like I can’t cope with this round, I can’t find the place you want to go to. 】

大家乐不可支。最牛X的是在等红灯时,导航仪里茅十八严肃地说:“手刹还拉好了?万一倒溜怎么办?你不要按喇叭,按喇叭搞什么啊,前头是个活闹鬼的话马上来干你,你又干不过他,老老实实等不行吗,哦,你没按喇叭,算老子没讲……”

大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荔枝笑得花枝乱颤,说:“你平时不吭声,怎么录音啰唆成这样?”

【啰嗦:nagging, talks a lot】

茅十八说:“上次去稻城,你不是嫌导航仪太古板,不够人性化吗,我就改装了一下,以后开车你就不会觉得无聊了。”

【古板:old-fashion, rigid】

荔枝拿起导航仪,随便一按,导航仪尖叫:“你不会是想关掉我吧,老子又没犯法,你关,你关,回头老子不做导航仪了,换根二极管做收音机,你咬我啊……”

所有人叹服。

3

2011年,茅十八和荔枝分手。

荔枝把茅十八送她的所有东西装个盒子,送到我的酒吧。

我说:“茅十八还没来,在路上,你等他吗?”

荔枝摇摇头,说:“不等啦,你替我还给他。”

我说:“他有话想和你说的。”

荔枝说:“无所谓了,他一直说得很少。”

我说:“荔枝,真的就这样?”

荔枝走到门口,没回头,说:“我们不合适。”

我说:“保重。”

【保重:Take care。意思是朋友聚会后道别的口语,保重引申为爱护身体,注重健康,被用为问候语。意为在生活工作中照顾好自己。】

荔枝说:“保重。”

那天茅十八没出现,我打电话他也不接。去他在电子城的柜台找,旁边的老板告诉我,他好几天没来做生意了。

最后在一家小酒馆偶尔碰到,他喝得很多,面红耳赤,眼睛都睁不开,问我:“张嘉佳,你去过沙城吗?”

我想了想:“是敦煌吗?”

他摇头说:“不是的,是座城市,里面只有沙子。”

我说:“你喝多了。”

他趴在桌上睡着了。

4

就这样,荔枝的纸箱子放在我的酒吧里,茅十八从来没有勇气过来拿。

有天店长坐我车回家,拿个导航仪出来玩,我看着眼熟,店长撇撇嘴说:“乱翻翻到的。”

她一开机,导航仪发出茅十八的声音:“老子没得电了你还玩。”

吓得店长鸡飞狗跳,说见鬼了,抱头狂号。

我打电话给茅十八:“东西还要不要?”

茅十八沉默了一会儿,说:“不要了,明天回老家泰州。”

我说:“回去干吗?”

茅十八说:“家里在新城商业街替我租个铺子,我回去卖手机。”

我忽然心里有些难过,也没有话,刚想挂手机,茅十八说:“卖手机挺好的,万一碰到个年轻貌美的姑娘,成就一段姻缘,棒棒的。”

我说:“你加油。”

茅十八说:“保重。”

我说:“保重。”

5

2012年8月,我心情很差,开车往西,在成都喝了顿大酒,次日突发奇想,还是去稻城看看。

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沿途听着导航仪茅十八的胡说八道,一会儿“跑那么快作死,掉沟里面我又不能帮你推”,一会儿“一百米后左拐了,妈逼你慢点儿”,倒也不算寂寞。

我觉得茅十八真是天才,我忘记插电源,亮红灯后导航仪疯狂地喊:“老子没得电了老子没得电了,你给老子点儿电啊!”

我差点儿笑出来,赶紧插电源。

翻过折多山、跑马山、海子山、二郎山,想看牛奶海和五色海的话,要自己爬上去。我觉得很累,于是停在冲古寺。绿的草、蓝的水、红的叶、白的山,我看着这一场秋天的童话发呆。

导航仪突然“嘟”的一声响了。

是茅十八的声音:

“荔枝,你又到稻城了吗?这里定位是冲古寺,我向你求婚的地方。抵达这个目的地,我就会对你说:因为是最蓝的天,所以你是天使。你降临到我的世界,用喜怒哀乐代替四季,微笑就是白昼,哭泣就是黑夜。”

“我喜欢独自一个人,直到你走进我的心里。那么,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不喜欢独自一个人。”

“我想分担你的所有,我想拥抱你的所有,我想一辈子陪着你,我爱你,我无法抗拒,我就是爱你。”

“荔枝,我在想,当你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是我们结婚一周年呢,还是带着小宝宝自驾游呢?”

“我站在那一天的天空下,和今天的自己,一起对你说,荔枝,我爱你。”

听着导航仪里茅十八的声音,我的眼泪涌出眼眶。

那一天在云影闪烁的山坡上,草地无限柔软,茅十八跪在女孩前,说:“荔枝我爱你。”

今天在云影闪烁的山坡上,草地无限柔软,茅十八的影子跪在女孩的影子前,说:“荔枝我爱你。”

这里无论多美丽,对于茅十八和荔枝来说,都已经成为沙城。

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市,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

沙城就是一个人的记忆。

偶尔梦里回到沙城,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而你无法碰触,一旦双手陷入,整座城市就轰隆隆地崩塌。把你的喜笑颜开,把你的碧海蓝天,把关于我们之间所有的影子埋葬。

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是只能往前走。

哪怕往前走,是和你擦肩而过。

我从你们的世界路过,可你们也只是从对方的世界路过。

哪怕寂寞无声,我们也依旧都是废话流,说完一切,和沉默做老朋友。

Read online here: http://www.dushu369.com/zhongguomingzhu/HTML/99793.html